坐在吃飯連在巨大一起/寶貝這次你主動

  • A+
所屬分類:酒桌文化

蘇婉的手指停在半空,轉回頭吃驚的看著朗星道:“你……你以后有可能成為乾虛宮的掌門人?”以朗星這年紀多半就是個關門弟子了,這不難設想。

    朗星風輕云淡的搖搖頭道:“不會的,我沒興趣作什么掌門人,也沒作掌門人的本事,只想這么逍遙自在的活著?!? 坐在吃飯連在巨大一起/寶貝這次你主動      

    氣度!這就是朗星真實的氣度了,自身的性情和非凡的眼界讓他有了視乾虛宮掌門身份為累贅的氣度,那個在尋常人看來光芒萬丈的榮耀身份在他看來就是不屑去爭取的,白給他他都不會要。

    蘇婉點點頭,轉回頭去又一指一指的向前虛點起來,不過明顯的更加心神不屬了,朗星不屑作乾虛宮掌門這件事并不讓她感到吃驚,因為她對這些也是不屑的,令她感到觸動的是朗星那風輕云淡的姿態,那所表現出來不僅是不屑,而是發自內心的淡然。

    一個千歲左右的青年,一個擁有超凡天賦的青年,朗星的表現無疑是過于淳樸,過于平和了。至此她可以斷定絳霄之前給自己的那些提醒純屬是對朗星的誣陷,什么紈绔習氣呀,朗星壓根就無需依靠大神通的庇護,人家都不怎么把大神通當回事,什么頗有些偷心手段啊,就憑朗星這身本事,這份境界,這份人品,還用去偷別人的心嗎,難怪圣女司迦會小鳥依人的跟他結伴同游,他們當時還傻乎乎的相信這是因為他背景深厚呢,絳霄太坑人了!

    此刻再把朗星和天情放在一起比較,二人的高低似乎要調換過來了,雖然天情也是可睥睨天下的青年才俊,但與這高深莫測的朗星比起來怎么都要遜色些的,即便天情是個隱藏了修為的元嬰后期大修士,二人的境界也不在一個等級上。

    醉情宮的以情入道在不久之前還令她感到耳目一新,說其是獨辟蹊徑也不為過,但與朗星所探尋出的道路相比,醉情宮的道法就只能歸入正統范疇了。

    想到天情,蘇婉的心又有點亂了,感情這種事不是誰更優秀誰就能占上風的,情有獨鐘這四個字才是此中真諦。

    “你真的認為天情非善類嗎?”蘇婉在一陣糾結后還是忍不住的問出了這個問題,隨著對朗星認識的加深,這個神奇之人所作出的判斷的份量無疑也是會增大的,她由剛才的不想談論天情,變成急于想弄清天情的狀況了。

    朗星對這個問題只能搖頭,“我不敢說他是善是惡,畢竟除了隱藏修為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把柄,但不管他是善是惡我都不喜歡這個人,還有他的那個師兄,感覺就是不屬于同一路的人,即便這世上只剩下我和他們倆,我也絕不會和他們交往,寧可自己孤獨至死?!?/span>

    蘇婉皺起秀眉道:“你確定他們隱藏了修為嗎?看血氣之相他就是不足千歲的,在千年之內修煉至元嬰后期這太駭人聽聞了,絳霄跟我透露了你是憑截聽不到他們的神念作出的判斷,你這方法靠譜嗎?”

    朗星略作沉吟后道:“絳霄和我談過這個,她猜測這二人有可能會某種改變血氣之相的秘術,當然這只是她的一種猜測,她自己對此也沒什么把握。至于這二人是否真的隱藏了修為,我也是不能萬分肯定的,畢竟這世上有眾多我聞所未聞的奇學異術,但以我的感覺來說,他們十有八九是隱藏了修為的,我能感知到他們在用神念交談,但截聽不到所說的內容,依據我在這方面的經驗,只有發自元嬰后期及以上修為的神念才會是這樣的?!?/span>

    蘇婉站起來,飄身退到數百丈外,運起全部修為對著身邊的一棵樹傳了道神念,然后飛回來對朗星問道:“我用神念說了什么?”

    朗星翻眼看著她,頗覺好笑道:“我哪知道你在瞎忙活什么呀,要想驗證我這本事,你至少提前跟我說一聲啊,我又不是時時刻刻預備著偷聽人家的神念,要想截聽神念我得運用起修為才行?!?/span>

    蘇婉紅了臉,“好,那你留神聽一下?!闭f完她又飄身退到那棵樹邊傳了道神念,被人說成是瞎忙活真是夠丟人的。

    “萬幽聆天鼓。這是某種法術的修煉法訣嗎?”朗星沒等蘇婉發問就把截聽到的內容說了出來。

    蘇婉連點了兩下頭,看著朗星喃喃道:“我必須得跟著你修煉了,朗星,這是老天安排你來指點我的,你不能違背天意?!?/span>

    朗星被她逗得哈哈大笑道:“找借口你也找個合理點的呀,我都挨雷劈好幾次了,這條路是條逆天之路,老天恨不得劈碎了我,還會安排我指點你???”

    蘇婉也笑起來道:“我也找不著別的借口了,那就心甘情愿的給你作一塊問路石吧,你多告訴我一點你的參悟所得?!?/span>

    朗星指了指那兩片有丹爐凹印的石頭,“先從這個開始吧,我雖不能把靈心族的功法傳給你,但其后給白襄療傷要用到那種功法,而且白襄也正在參悟它,你可以從旁觀察?!?/span>

    “好?!碧K婉不知是該感激還是該委屈,朗星如果是尋易轉世,那她肯定是要感到委屈的,沒有混得都不如白襄的道理,可朗星如果不是尋易轉世,那人家對自己這就算很照顧了。

    朗星見她似有不太甘心之意,遂開解道:“我剛說了,相對于咱們要走的這條路而言,靈心族的功法只相當于一株靈草,等你摸索到了使用意念的門路后,這套功法對你就不值什么了,甚至還會成為一種桎梏,畢竟它只是某些奇才在意念應用上的智慧凝結,而非意念之力的本源,如果你的智慧足夠高的話,完全可以創出一套更好的功法?!?/span>

    蘇婉一臉認真的問:“你有信心創出一套更好的功法嗎?”

    朗星眼中閃出促狹之意,以教訓的口吻道:“你看,隨便挖個坑你就往里跳,這境界哪行???洞徹本源之后哪還用創什么功法呀?你如果不抱著洞徹本源的境界去參悟,那還談什么悟道成仙?還拿什么去跟老天對抗?”

    蘇婉的目光亮了一下,然后就閉上了眼。

    朗星有些發傻的看著蘇婉,本來只是想逗逗她的,沒想到竟把她弄得心有所悟的進入了閉關狀態。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