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人的酒桌文化

  • A+
所屬分類:酒桌文化
摘要

我聽到幾乎所有男人都在吐槽:“我也不愛這么拼酒啊,但是不喝不行,老家破規矩多?!蹦羌热淮蠹叶疾粣酆染?,都是被迫的,那么到底是誰在逼迫你喝酒呢?我喝酒爽快,你不爽快,我比你牛逼;我能喝三斤,你能喝兩斤,我…

最近在網上和大家聊到男女分桌吃飯的問題,延伸出了一個非常有特色的現象,就是男女分桌背后其實是暗藏著一個“酒桌文化”。喝酒的坐一桌,不喝酒的坐一桌。大多數被分流的女性,對于喝酒一桌男性的普遍描述是,他們喝酒抽煙吹牛逼,搞得煙霧繚繞面紅耳赤的,然后就開始胡說八道,我們自己也的確不愿意和他們一桌。那么這就很清晰了,男性桌子喝酒之后在其他人看來,簡單描述就是倆字:煩人。

那么女性知道喝酒的那桌煩人,喝酒的男性自己是否也知道呢?我簡單推測,應該是也知道的。比如山東一位男網友的留言就有很代表性,他是這樣說的:“你們女人光想著爭取上主桌的權利,但是你們明白上主桌要承擔的責任了嗎?男人上桌是要喝酒的,而且喝的是鄉鎮級酒廠勾兌的高烈度白酒,一瓶不會超過100塊。我作為家庭代表上桌吃飯前兩年,回到家后基本都得掛點滴醒酒,第二天醒來頭疼胃疼,什么也吃不下。吐槽的人是在爭取權利,但她們想好承擔這對應的責任了嗎?”

從這段話中,我們能夠讀出:家庭代表才能上桌,上桌是一種榮譽,同樣也是一種責任,要喝散白,而且不是簡單的喝,明顯是要“拼”,因為第二天還要去打點滴。痛并著快樂,慘并著榮耀。這就是某些非全國主要城市的地方的酒桌文化的一個縮影。

我聽到幾乎所有男人都在吐槽:“我也不愛這么拼酒啊,但是不喝不行,老家破規矩多?!蔽乙姷剿腥硕颊f自己是被迫的,沒人說自己是逼迫別人喝酒的。那既然大家都不愛喝酒,都是被迫的,那么到底是誰在逼迫你喝酒呢?就好像政府明令禁止放鞭炮,禁止燒紙,仍然有許多人寧肯選擇違法,也要放炮,燒紙(農村除外)。背后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在逼著你喝酒,這就是文化,我們這邊5000年來形成的歷史悠久的老祖宗傳下來的特有的酒桌文化。

這個文化,全國都有,但是在一些沒有機場不通高鐵的地方又被傳承的特別好。究其根本,簡單來說就是這些地方生活習慣高度相似,生活節奏高度重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你30歲就能預知你60歲的生活,乏善可陳,同樣精神文化生活也是一片空白,大家并沒有太多的談資來展示自我。那么喝酒無疑是一項很好的技能,特別是在冬季漫長的北方,喝酒幾乎是一項足以讓男人引以為傲的本事。

在酒桌上拼酒,也是一個展示自我風采的舞臺。我喝酒爽快,你不爽快,我比你牛逼;我能喝三斤,你能喝兩斤,我比你牛逼;你喝完酒就倒下了,我不但能走直線,還能開車,我還是比你牛逼。簡單概括:誰能喝,誰牛逼。因為這些男人實在是沒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炫耀資本了,所以大家聚在一起,以這種拼刺刀自殘式的方式來取悅對方和自己。坐在塑料板凳上,喝著桶裝散白,聊著臺灣回歸后的行政規劃和中美貿易糾紛的解決方案……在一聲聲“牛逼”聲中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這也是為什么婦女和兒童不適合參與這種場合的根本原因,“原來我爸這么牛逼?還懂治國呢?我還以為他就是個司機呢?!边@種強烈的沖擊力會震懾到未成年人,也會為家庭和諧埋下隱患,在未來的日子里,兒子一哭一鬧,你連航母怎么造都知道,舍不得給我買雙AJ,有你這么當爹的么?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