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大兇器|陳依依的小說叫什么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朗星沒法回答這個問題,故作失去了興致的看向震川子。

    震川子一邊揣測著朗星和帝妃的關系,一邊踢了盧聲一腳,用戲謔的語氣道:“英雄救美,為了吃一口天鵝肉,你這癩蛤蟆倒是真豁得出去,還殺了自己的一個弟兄,你知道自己死得會有多慘嗎?”

    “別!你放了他!”帝妃悲痛的對震川子發出厲喝。    鄉村大兇器|陳依依的小說叫什么  

    震川子瞥了一眼朗星,用戲弄的眼神看著帝妃問道:“如果只能放一個人,你選哪個?”

    “你把他們兩個都放了!”

    “憑什么?你給我什么好處?”震川子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這時朗星開口道:“好處是她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點?!?/span>

    震川子看向朗星,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他一直覺得這小子的表現有點邪門,朗星的這句話加深了他的疑心,同時也感到了不安。

    “玄星你先別說話?!钡坼闷蚯蟮哪抗饪粗市?,她已經決定要舍身救這二人了,不能讓朗星激怒震川子。

    朗星悄悄收起了施在小胡子身上的禁制。

    “嘿!他奶奶的,終于解開了!”小胡子邊甩著胳膊邊興高采烈的說。

    震川子自然而然的轉頭看向兩外兩個被封禁的人,就在這時他心猛然一跳,感知到封在朗星身外的那道禁制被解開了!這太不可思議了,只有化羽修士能有解開這禁制的本事,可他和朗星相距不過數丈,即便是化羽修士也不可能瞞過他的耳目潛到這么近的距離上替朗星解開禁制。

    雖然想不通這是怎么回事,他還是立刻采取了行動,想再用一道禁制先封住朗星再說,可朗星的出手并不比他慢多少,在占據先機的情況下以毫厘之差搶先用縛神決封住了他。

    “哎!怎么又動不了了?!”還在歡喜的小胡子糊里糊涂的就又被封住了,一條手臂還橫甩在空中,那姿勢頗為古怪。

    隨著紫光一閃,布設在朗星身外的那座囚困法陣被紫日劍強行摧毀了。

    “紫日劍?!”好幾個人同時發出驚呼,他們對巫真宗大仙君的這件靈寶都是有所了解的。

    “不錯,正是耀輝的紫日劍?!崩市橇嘀先談ψ叩秸鸫ㄗ用媲?,用劍身拍打著他的臉道,“憑你這種貨色也想打本仙君的主意?真是瞎了你的狗眼?!闭f完他透過劍身送出一道靈力把其連同元嬰一起斃殺了。

    “哎,你……你……”小胡子驚恐萬狀的又說不出整話了。

    “你們都給我閉嘴!”朗星掃了三人一眼后,看向帝妃和盧聲,說道:“這三人交給你們處置吧?!?/span>

    震川子一死,施在盧聲和帝妃身上的禁制自然而解,盧聲駭然的看了朗星一眼后就不敢再看了,眼神凌亂的低下了頭。

    帝妃咬著銀牙催動出飛劍把三人盡皆滅殺了,然后身子微微顫抖的站在那里用復雜的目光看著朗星,那其中有明顯的幽怨。

    朗星干笑了一下道:“解開封禁需要花點工夫,所以剛才只能跟他們胡拉亂扯拖延點時間,你們的傷勢如何?“

    “咱們先離開這兒吧,換個地方說話?!钡坼f完不等朗星作出回應就匆匆向遠方飛去,她此刻也需要拖延一下時間用以思考,因為她懷疑朗星沒說實話,出于女人的直覺,她認為朗星是有意借震川子之手除掉盧聲的,只是因為后來見到震川子欲要刁難自己,朗星才不得不站出來給自己解圍。

    她太了解朗星因善良而生出的那種糾結了,而且她也能猜到朗星的另一種用心,如果自己對盧聲表現出過多的情意,朗星多半就會把自己推給盧聲。盧聲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但凡朗星心腸狠辣一點必然是不會留下這個活口的,可正因為朗星太良善了,如何處置盧聲就成了其最棘手的事,而她在這件事上也感到很為難。

    帝妃在前,朗星乘著啄天雕在中間,盧聲低著頭飛在后面,三個人皆默不作聲,各自在心中作著盤算。

    飛出三四萬里后,帝妃在一處雪谷中停了下來,她緊抿著櫻唇看著朗星,想讓朗星先開口。

    “這兩年受了不少的苦吧?!崩市菙D著笑容說了句廢話,帝妃對他的種種猜測都是對的,他此刻最想弄清的是帝妃對盧聲的態度,然后才能作出決定。

    帝妃眼中有了委屈的淚光,回想這兩年的逃亡生活真是苦不堪言,她用含淚的雙眼盯著朗星,苦澀的問:“你是專程來尋找我的嗎?”此前朗星沒有明確回答震川子提出的這個問題,她雖然相信朗星應該就是來找她的,可還是想確認一下。

    朗星含含糊糊的答道:“還有點別的事要辦,在尋找你的這件事上是沒敢抱太大的希望?!?/span>

    帝妃轉向盧聲道:“我要跟他說幾句關涉隱秘的話,你能閉鎖一下六識嗎?”

    盧聲無言的點了下頭,隨即坐在雪地上閉鎖了自己的六識。

    “你就這么狠心嗎?”隨著這聲傷心的幽怨,帝妃眼中的淚水滴落了下來。

    朗星苦下臉道:“我當然是想一直尋找下去,直到尋見你為止,可我眼下真的還有很緊急的事要去作,你也清楚,在這茫無邊際的地方尋找一個人的希望太渺茫了?!?/span>

    “我說的不是這個!你知道我說的是什么!”帝妃更傷心了,朗星顯然還在試圖把自己往盧聲那邊推。

    朗星看了一眼盧聲,擠著笑容道:“這次老天總算開了一次眼,派下這么個有情有義的人幫你渡過了劫難?!?/span>

    帝妃哀嘆了一聲,凄苦道:“你是知道的,我不會過份的糾纏你,所以你沒必要急著把我推給別人,盧聲確實對我有情有義,我可以把所有財物都給他作為報答,但不會因此而委身于他,這與你無關,是我無法對他生出那種情感,孫砆已經誤過我一次了,我這輩子不想再與任何人結成道侶了,此心只向大道,玄星,不管你是朗星也好,是玄星也好,我現在只想讓你抱我一下,讓我在你懷里安穩的喘上一口氣,這兩年的逃亡讓我真的撐不住了,然后你就可以去忙你的事了,我所求的只有這么多?!?/span>

    朗星張開手臂上前把她抱進了懷里,柔聲道:“我不是要把你推給他,更沒有把你當累贅的意思,是怕你對他也是有了些情意的,不想讓自己橫在中間令你為難?!?/span>

    “抱緊些,用力抱緊我……”帝妃蜷縮在這溫暖的懷抱里,貪婪的享受著這份安愉,兩年來所受的苦難與煎熬在這一刻全都化作了淚水宣泄出來,她此刻什么都不想說,也不想聽。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