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太疼了感覺像一堵墻;地鐵上被蹭得起反應了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不過坐在距離丁羽位置稍微的桑頓很是清楚!這一次自己多少是沾染了孟西的運氣,如果沒有孟西的話,丁羽可能會給自己上一課,但是講述的東西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

    這就讓桑頓的心下很是不服!

    但是不服又能夠怎么樣?一定程度上面跟自己的身份有著相當的關系!  第一次太疼了感覺像一堵墻;地鐵上被蹭得起反應了    

    丁羽丁先生現在這個時候能夠跟自己提及這么多!也已經是很給面子了!甚至這個面子還不是給自己或者是背后家族的,只不過是礙于布魯諾先生的緣故!如果說自己的家族真的站出來,丁羽反而不會有任何的理會!

    這尼瑪的!桑頓是真的想要罵娘!沒有這么欺負人的!

    可是針對丁羽?開什么玩笑,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自己的父親又能夠怎么樣?兩個人是對手!甚至站在了對立面的角度!而且彼此之間都不敢有太多的異動!要知曉現在的丁羽還是在虛弱的情況之下!

    如果說丁羽不在虛弱的情況之下,又會是一個什么樣子的局面!

    再者一點,就是丁家的孩子長大了之后,又會是一個什么樣子的局面!自己現在距離丁家的孩子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那么的簡單!甚至孟西在相當的方面,都是碾壓自己的存在,他只不過剛剛來到丁羽身邊!

    不過壓力大!一定程度上面動力也是非常的大!

    桑頓內心的驕傲絕不容許自己就這么的放棄,就算是丁家的孩子又能夠怎么樣?就算是面前的人是孟西又怎么樣?就算是他們的背后是丁羽又怎么樣?自己絕對不會停下來自己的腳步!這是一定的!用自己家族的榮譽來起誓!

    “丁先生,這件事情我不能夠有任何的隱瞞,相信會有陸續的調查!”

    丁羽對此有些不屑一顧!“從什么地方入手?還有現在這個時候入手,從時間上面來說,你覺得合適嗎?表現的太過于沖動了!不過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去看看書!這一點倒是挺不錯的,畢竟書里面隱藏的東西很多!很多人,甚至我有些時候,都喜歡在里面玩弄一些所謂的小花招,至于你能不能夠找尋出來?”

    對此,丁羽給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一切看你自己的!

    一點提示都不給自己嗎?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這讓自己如何查起?自己現在頂多知曉!丁羽對于家族的了解很多,甚至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種!要不要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在那么一瞬間,桑頓甚至是有著相當的感覺!丁羽好像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

    這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樣的!扎了過來,自己要是不理會的話,總感覺心里面有些許的別扭,但如果說自己真的要是有所動作的話,會不會影響到整個大局!而且就算是不會影響到整個大局?會不會有其他方面的問題?

    一時之間,桑頓甚至感覺到了些許的頭疼!

    等丁羽帶著孟西離開,賽提爾走進來的時候,看著桑頓的樣子,有些奇怪,每一次丁羽來到這里,桑頓的狀況都不會特別的好!但這一次尤為的有些特別!

    而桑頓看著進來的賽提爾,則是雙目注視的看著他,看得賽提爾感覺心里面有那么一些發毛!什么情況這是,為什么桑頓少爺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睛里面充滿了懷疑!

    難不成剛才的時候,丁羽跟桑頓提及了什么?甚至還提及到了自己!但問題是自己什么都沒有去做呀!誠然自己的心里面有所謂的小心思,但是跟丁羽沒有任何的關系吧?更何況丁羽提及這些?對他有什么好處嗎?

    又或者說丁羽想要做點什么?所以刻意的讓桑頓少爺把注意力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不過這么的去解釋,這里面也有很多解釋不通的地方!

    桑頓看著賽提爾,隨后微微的搖頭!“你不是!幫你邀請一下布魯諾先生,問他有沒有時間,我需要像他請教一些事情,事關家族的事情!”

    “桑頓少爺,我能夠問及一下,事關什么樣子的事情嗎?”賽提爾表現的很是簡單!

    桑頓又一次的看向了賽提爾,眼神有點銳利!“你知曉家徽的事情嗎?”

    “家徽?”什么跟什么?賽提爾感覺有些不解!甚至是有些迷茫!怎么會突然之間談及這個事情,貌似沒有任何的道理!這里面究竟牽扯到了什么?

    帶著不解,賽提爾給布魯諾打了電話,布魯諾很是不解的過來了!甚至在這個之前,還跟賽提爾見了一面!“桑頓很是困惑?”

    “布魯諾先生!”雖然對布魯諾有些許的不滿,但是當著布魯諾的面,還是需要保持著相當的尊重和敬畏!畢竟當初已經被丁羽給教訓過了!像是他們這樣的巨擘,有些時候還是很小心眼的!雖然桑頓少爺現在在自己的手上面,但小心謹慎一點,總歸是沒錯的!

    嗯!布魯諾點了一下頭!桑頓親自的邀請自己過來,很顯然是遭遇了相當的事情!自己倒是用不到跟賽提爾打探的太多,沒有任何的必要!

    不過丁羽究竟跟桑頓提及了什么?竟然讓桑頓整個人都有那么一些失神!這個是以往的時候所沒有遭遇的!還有就是丁羽這個究竟是不是在報復?這個問題?布魯諾還真的就感覺有那么一些無奈!畢竟丁羽是有那么一些小心眼的!

    自己這邊將了丁羽一軍!而丁羽反過來收來通過桑頓的事情!就給了自己一記!

    當然不是背刺,這個就好像是小孩子胡鬧一樣!不管是自己,還是丁羽那邊?恐怕都不會當做一回事情!所以布魯諾并沒有表現的太過于焦躁!是真的沒有任何的必要!

    來到了房間,桑頓還是坐在椅子上面,整個人略顯平靜!

    “布魯諾先生!”雖然布魯諾表示了理解,但是桑頓還是站起來!對布魯諾的到來表示了尊重和尊敬!畢竟救命之恩呀!任何的禮遇都不會過分!

    但布魯諾卻沒有任何要拿捏的意思,親自的扶著桑頓坐下來,而后才在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當然坐下來的時候,也是對賽提爾示意了一下子!自己并沒有要跟賽提爾較真的意思,在這樣的場合之下,有失風度!

    等都落座了之后!桑頓才懷疑的說到!“布魯諾先生,我沒有懷疑你!如果懷疑你的話,也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言!我其實也不懷疑賽提爾先生!因為他不可能有所了解!但是這件事情讓我很是困惑!當然這件事情不能夠宣布與眾!至少現在不行!因為我現在還不是那么的確定!這個消息究竟是出自什么地方?太讓人詫異了!”

    “桑頓少爺!究竟是什么事情?讓你如此的困惑!”

    “家徽的事情!從了解到的情況來看,能夠調查到的,家徽的傳統是傳承與中世紀!”

    對此,賽提爾思量了一會!“我倒是知曉一些!不過具體的要是說起來!知曉的并不是那么的多!”隨即目光也是轉向了布魯諾!

    布魯諾看著桑頓,表情有那么一些奇怪!“丁羽知曉這個方面的事情,倒也不是那么的奇怪!這里面應該有其他的問題!”

    “他對家族的徽章,甚至相當的制度都有著相當的了解,這一點很正常!但是他知曉徽章的來歷!甚至有著非同一般的認知!”

    “這不可能!”還沒有等布魯諾說話!賽提爾就叫了起來!因為賽提爾都不敢說自己對此有著相當的了解,布魯諾也是微微的點頭!“我倒是見識過一些!但要說了解?沒有人敢這么的說!也不會有人這么的說!”

    很顯然,布魯諾這么的說,就是在做某些的肯定!哪怕是布魯諾現在的身份,也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畢竟這些牽扯到了最終的秘密!真的是布魯諾透露出去的話,甚至都有可能會毀家滅族!到時候誰說清,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是呀!我相信就算是布魯諾先生,知曉的也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因為這是家族的秘密!我有點弄不清楚,丁羽丁先生究竟是從什么地方知曉的!雖然是現代社會了!但是這些東西,都已經陳腐了!誰又會給翻弄出來?”

    布魯諾和賽提爾兩個人對視的看了一眼,因為兩個人都是感覺到了事情有些過于的棘手了!

    “要知道,我雖然是家族當中最為嫡系的存在!就算是我,也就是有所聽聞而已!但是丁羽丁先生卻可以很好的說出來!這個讓我都有感覺有些不寒而栗了!當然丁先生跟我這么的說,并不是要警告我!這一點我很是明白!”

    “不是警告?”賽提爾對此有著相當的懷疑!不是警告,不是威脅,又是什么?

    桑頓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主要是礙于孟西的緣故,不過這樣的事情丁先生也沒有要告訴孟西的意思!這一點讓我很是焦躁!甚至我的思緒都已經開始有所混亂了!丁先生絕對是一個混蛋!在相當的方面,表現的太過分了!欺負人!”

    對于桑頓突然之間的破防,布魯諾和賽提爾兩個人面面相覷!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束手無策,好在桑頓失控的時間并不是非常的長,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抱歉!主要是先前接受的東西稍微有些多!丁先生有些時候太不像話了!”

    布魯諾感覺有點意思,而賽提爾的眉毛則是皺起,很顯然兩個人的所想根本就不在這個頻道上面!至于究竟誰對誰錯,這一點嗎?另當別論!

    “就我個人所知曉的丁羽,他不是一個無的放矢的人!”布魯諾感嘆了一句!“這么多年的時間,我雖然是他的好朋友,但要說真的抓住了他的脈絡,有點鬼扯,甚至我自己都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但是這里面的問題,讓我和賽提爾兩個人都沒有辦法回答!”

    看著要說話的賽提爾,布魯諾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就算是想要找死,你也不能夠采取這樣的方式!里面的問題真的是太大了!大的沒邊沒際的那一種!連帶著自己對此都有那么一些說不清楚!更別提及賽提爾了!他知識比較的淵博,這一點不假,但是這里面牽扯到的秘密,可不是你知識淵博,就可以的!

    賽提爾有些不解,但是能夠讓布魯諾先生如此的謹慎,這個背后的事情?

    “布魯諾先生!失禮,我要去方便一下!”

    在賽提爾的幫助之下,桑頓和他一同的來到了衛生間!“桑頓少爺,你懷疑布魯諾先生!”

    “不!我不懷疑他,因為沒有任何的道理!當然我也不是懷疑你,只不過這個話沒有辦法當面去提及,剛才的時候我的腦子稍微有點亂!這一次的事情呀!實在是太過于的蹊蹺了!在整個家族當當中,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接觸的太多!”

    桑頓對賽提爾點點頭!連我都不知曉的事情,你和布魯諾兩個人怎么可能知曉?

    “布魯諾先生,也不知曉嗎?”

    “他是絕無可能知曉的!”桑頓這個時候帶著賽提爾一同的出來,很顯然就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而且桑頓相信,布魯諾肯定能夠看透這里面的意圖!至于賽提爾嗎?一定程度上面,相差布魯諾的距離太遠了!彼此之間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那就奇怪了!現在時間有點不合適!但是我會跟父親聯系一下!”桑頓注視的看著賽提爾!“這件事情暫時到此為止!僅限于我們三個人!我會跟布魯諾先生提及一下!”

    “我明白了!”賽提爾鄭重的沖著桑頓點了一下頭!

    “跟家里面聯系一下,父親那邊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想要跟他說兩句話!”

    賽提爾倒是很高興,因為很顯然桑頓少爺對自己有那么一些另眼相看!

    從衛生間回來之后,桑頓是獨自一個人,扶著輔助的工具,走路還是有些許的晃悠和踉蹌,不過卻謝絕了布魯諾的幫忙,甚至還給了他一個比較隱晦的笑意!

    “布魯諾先生,這一次丁先生給我灌輸的東西稍微有些多!”

    很顯然,如果沒有布魯諾先生的話,丁羽是絕對不會這么的去做,這一點桑頓的心下很是清楚,但是現在卻不好直接的表述感謝之情!

    “嗨!”坐下來的布魯諾不由的感嘆了一聲!“丁羽這個家伙呀!沒有什么人能夠看透他的心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么東西!跟他做對手是一件很頭疼的事情,跟他做朋友,倒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當然了!有些時候也會不太愉悅!這個家伙太小心眼了!”

    “聽到你這么的說,我倒是感同身受!有些時候太小心眼了!”

    “不過還好!坐鎮在他的位置上面,相當的時候考慮問題,總需要從自身的利益出發!能夠平衡相當的利益,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讓人有些刮目相看!”

    “布魯諾先生,您能夠跟他成為朋友,有點難以想象!畢竟你們兩個人的性格?有著相當的不同,這一點也是讓人很是費解!”

    “倒也不是那么的讓人費解,我喜歡交朋友,同樣的,丁羽這個家伙,有那么一些驕傲!倒不是說他對其他人看不上眼!還真的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主要是他這個人稍微有那么一些另類!跟他打交道,坦誠一點,比較的好!”

    布魯諾說這番話不是在無的放矢,而是意有所指!

    “布魯諾先生,有些時候跟丁先生交談,很難搞清楚,他說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非常的難懂!更為重要的是,每一句話都有著相當深的含義!我的腦袋根本就不夠用!給我灌輸的東西,就好像是填鴨子一樣!我的媽呀!”

    對于桑頓的叫苦,布魯諾笑笑!

    “他對于家里面的孩子,倒不是這樣的態度,但是你跟丁家的孩子有著相當的不同,一方面是因為你的身份有著相當的不同,另外一方面,你現在的處境也有著相當的不同!”

    話說到這個分上面,也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真的就沒有什么必要了!

    “布魯諾先生,我想要問一下,您平時的時候都怎么跟丁先生談事情?”

    布魯諾不由的搖搖頭!“不談事情!我們大體上面都可以猜測到對方在想什么!是!否!又或者是模棱兩可!確定了之后,剩下來的事情就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

    ???桑頓驚呼,但隨后就又反應了過來!“有些兒戲,但好像說出來了其中的實質!”

    “我跟丁羽之間有些時候會有爭吵,因為這個家伙太過于的摳門,好東西是不少,但是可能也是礙于他的朋友也不少,所以我只能是上門去硬搶!不然的話沒有我的份!這個是我所絕對不能夠容忍的!”

    “沒有聽說過這個方面的傳聞!不過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丁羽倒不是真的在乎這些東西,其實在這個位置上面,誰都不是那么的在意,不過東西是真的好東西,可惜出產的太少了!就算是整個地球算在內,也沒有太多!這個是現代科技所沒有辦法解決的!也是頗為無奈的一件事情!差一點都有著相當的差距!”

    對此,布魯諾還真的就有著相當的遺憾!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