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姪女的性故事/辦公室的秘密11章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胡歡初來咋到,不比西摩來了彼方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他對這里什么都很新奇。

    尤其是當他在一處地下通道,見到了那位金先生,心地好奇更是濃郁。

    西摩是抱有目的而來,胡歡只是打個輔助,所以他并沒有在西摩跟金先生會面的時候,喧賓奪主,而是減少了出風頭,做好輔助的工作。      我和姪女的性故事/辦公室的秘密11章  

    金先生是某位皇室大人物的私生子,因為血統不純,故而備受歧視,但也因為他出身比普通人高一些,能夠修習梵天鱗甲之術,如今已經是七階的天王,這才有資格成為優禪尼城地下組織的臨時盟主。

    他頗有氣勢,看起來宛如王孫公子一般,也頗有鳳儀,但身上的衣飾卻始終有些寒酸氣,這不是梵天術修為高低所能彌補。

    七大圣城雖然以梵天術為尊,但血統問題,始終揮之不去。

    金先生顯然頗在意這件事兒,雖然盡力表現的不在乎,但各種小細節卻遮掩不住。

    他在地下組織地位極高,而且又善于隱藏,手下們也看不出來,但不管是西摩,還是胡歡都是標準的老狐貍,經驗豐富,眼光毒辣,非是金先生這種居于優禪尼城,呆了一輩子,沒有接觸過大場面的人可比。

    三人商談了一回兒,金先生發現自己居然占不到任何上風,心頭微微恚怒,說道:“兩位遠道而來,必然是疲倦了,我先給兩位安排居所,兩位先休息吧?!?/span>

    胡歡微微一笑,說道:“也好?!?/span>

    金先生自以為,身具七階的修為,想要執掌新長安,但西摩怎會答應這種事兒?

    何況金先生雖然實力不俗,但眼光見識完全不行,新長安到了他的手里,只怕最多幾年就要完蛋了,他根本把持不住這座情況復雜的新城市。

    西摩此番來,也根本不是沖著金先生,這種人他是完全放棄拉攏的,他是想要把優禪尼的地下組織,再挖空一次,多拉攏一些普通人。

    西摩和胡歡都是經歷過大革命時代,直面那個時代無數思想碰撞,甚至見過社會變革,見過各種思想轉進現實,所承受的壓力和挫折的人。

    金先生雖然在彼方世界,也算是一方梟雄,但對他們來說,各種思想卻都稍嫌太過幼稚,而且落后于整個時代,屬于不可交流的老古董。

    西摩也不在乎,身邊還跟著金先生派過來,監控自己和胡歡的手下,微微一笑說道:“此番優禪尼城之行,倒也有些收獲?!?/span>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的確?!?/span>

    被金先生派過來,跟著兩人的心腹手下,聽得一頭霧水,心道:“他們被金先生手段圓滑的回拒了,怎么還說頗有收獲?看來這位梵神教的教主和他的手下,也都是不怎么樣的人?!?/span>

    西摩和胡歡根本沒有理會,優禪尼城的地下組織是怎么個想法,他們看出來,優禪尼城的地下組織,已經在梵神教的沖擊下,開始人心惶惶了。

    這一次接觸,又真切的感應到,金先生沒有任何手段,應付梵神教的進攻,只寄托希望在一些不靠譜的手段上。

    這樣的對手,兩人都有無數種招數,把對方玩死,不要說西摩,就連胡歡都提不起來興致。

    西摩嘆了口氣,說道:“只不過,我只有六階的梵天術,始終是個問題?!?/span>

    胡歡忍不住說道:“你有個屁的六階梵天術,你那個是獸神術?!?/span>

    他這句話,就用的是地球上的漢語,跟隨他們的金先生心腹手下,完全聽不懂了。

    胡歡倒是不怕泄密,但他跟老友互相奚落沒有問題,讓旁人聽到,不給老友面子,可就不大好了。

    西摩嘻嘻一笑,說道:“你手里那面梵天金旗不錯?!?/span>

    胡歡反應也是絕快,頓時就明白過來,老友剛才的嘆氣是有陰謀的,盯上了自己手里的梵天金旗。

    這面梵天金旗,來自阿育陀城之主梵天神尊,乃是一件八階的神兵,若是落在西摩手里,的確可以倍增戰力。

    胡歡雖然也需要戰力,但還真不怎么在乎一面梵天金旗,比起他來,西摩作為梵神教的教主,新長安的主人,的確更需要強大的戰力。

    胡歡也沒猶豫,隨手把梵天金旗取出,丟給了西摩,沒好氣的說道:“這種玩意,還需要小家子氣,耍個手段么?”

    西摩哈哈大笑,接過了梵天金旗,不過過一時三刻,就徹底煉化。

    這東西胡歡都沒怎么祭煉過,原來梵天神尊留下的精神和靈氣烙印,對西摩這種梵天術的大行家,甚至能創出三十六路梵天新法的人來說,簡直太過小兒科。

    西摩和胡歡,得到縛日羅大神尊,優禪尼城,甚至也得到了一部分阿育陀城的頂尖梵天秘術,又收集無數流派的梵天術,對他們來說,反向推演七大圣城的梵天術都不難。

    西摩創下的梵天新法,甚至有七門就是針對七大圣城的秘傳,而且還特意推演了克制七大圣城秘法的法門。

    煉化梵天金旗,西摩信心也增了幾分。

    胡歡伸手拍了拍老友的肩膀,說道:“獸神術還是別煉了,你也該選擇根本法了,即時戰力也就這樣?!?/span>

    “獸神術反噬起來,你也未必承受得住?!?/span>

    胡歡自己選擇的即時戰力,是物神術,物神術反噬極小,如今他也有七階的須臾大摩,論即時戰力,已經超過了西摩。

    老公狐貍一直都覺得,即時戰力不是太值得重視,也不應該付出重大代價的東西。

    他對原虛法的重視,遠遠超過一切。

    所以即便把四階的戰士族系職業獻祭,讓自己的突破三階的神筆畫師,他也毫不猶豫的就去做了。

    盡管太陽破法者戰力強橫,但也不會比七階的物神卡更強,價值也遠不如三階的神筆畫師。

    西摩微微嘆了口氣,這一次卻是真的嘆息了。

    他良久才回了胡歡一句:“我知道?!?/span>

    胡歡知道,西摩并沒有采納自己的意見,但他也沒有繼續勸說,畢竟大家都是在末法時代之前,就是縱橫天地的大人物,每個人對未來,對過去,對現在都有不同的看法。

    勉強不得。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