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謝憐酒壺play(污肉污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嚴格說起來,李霸仙腰間的酒葫蘆也算是一種兵匣,只不過造型奇特了一些,而且功能更強大,因為他的所有靈器都蘊養在葫蘆中。

    陸葉的這個兵匣比起李霸仙的酒葫蘆無疑要差很多,不過已經足夠他使用。

    這東西可以系在腰間,并不影響活動,平日里靈器安置在兵匣之中蘊養,待到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催動祭出。      花城謝憐酒壺play(污肉污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比起從儲物袋里掏取要方便的多,尤其是陸葉準備再增加一下自己御器的數量。

    蜂巢一樣的兵匣有九孔,每一孔都可以蘊藏一件靈器。

    備用的靈器陸葉早已準備好了,只需煉化一番即可使用。

    從天機寶庫中買了兵匣,又買了足足五十份地心火。

    雖說眼下陸葉沒再遇到天賦樹失去焚燒丹毒作用的情況,但他隱隱感覺,天賦樹中儲存的燃料已經不是很多了。

    無他,隨著他修為的逐漸提升,對靈丹的消耗不斷變大,尤其是眼下九層境的境界,如果只用靈丹來修行的話,開一竅足足要花費四十粒蘊靈丹的樣子。

    丹藥消耗大,丹毒積攢的就多,對天賦樹燃料的消耗自然也會變大。

    再加上上次在天衍宗中被人下毒,光那一下,天賦樹中儲存的燃料就消耗不少。

    他已經很久沒有給天賦樹補充燃料,也沒有從天賦樹上獲取新的靈紋了。

    因為之前他一直在積攢功勛,給自己買天級功法,給四師兄買補竅丹。

    補竅丹那么貴,最主要的原因近乎絕跡,用一份就少一份,如果這世上還有人能夠煉制補竅丹去補充天機寶庫的庫存的話,補竅丹的價格絕對會大幅度下降。

    如今他天級功法有了,四師兄的補竅丹也買了,除了等晉升云河之后更換一批更好的靈器外,再沒有更多的需求。

    買起地心火就沒什么壓力了。

    中品靈器檔次的兵匣花費陸葉九百多功勛,這個價格對他來說不算太貴,但對一般的九層境修士而言,還是需要好好掂量掂量的。

    畢竟一份最差的天級功法,也才一千多功勛出頭而已,這么一個兵匣,幾乎等同于一份最差的天級功法了。

    并非所有中品靈器都這么貴,下品靈器在天機寶庫的價格普遍在三十點到一百五十點功勛之間,中品靈器一般在二百到五百點之間,只有上品靈器才要近千點功勛。

    兵匣是一種特殊的靈器,所以沒辦法按正常的價格來計算。

    天機寶庫中東西的定價是很公道的,因為有天機作準,所以想從天機寶庫中占便宜或者撿漏,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

    五十份地心火花費陸葉一萬點功勛。

    查探自己剩下的功勛,只有兩千多了。

    想想之前,他的功勛足有三十一萬……

    功勛這東西是真的禁不住花。

    再看自己的靈竅,已開兩百二十五竅,距離轉修天級功法只差最后的十五竅。

    他自百陣塔出來的時候就已經開竅兩百一十八了,如今一個半月多,才只開七竅,主要是這段時間率領聯軍東征西戰,實在沒太多時間去修行。

    不過真要說起來,哪怕是這樣的開竅速度,比起一般的九層境正常修行都不慢。

    饕餮餐這種對旁人幾乎沒什么用處的輔助功法,再配合天賦樹焚燒丹毒的功效,對陸葉的幫助之大,難以想象。

    收好兵匣和地心火,陸葉朝自己的住處行去。

    依依和巨甲不見蹤影,甚至連琥珀都看不到蹤跡,駐地的天地靈氣如此濃郁,無事的時候,誰也不愿浪費修行的時間。

    陸葉的住處是最早的時候,陳昱領人搭建起來的,旁邊住的是花慈,也算是整個駐地風景最好的地段。

    真要說起來,花慈和陳昱他們都已經不適合再留在外圈了,因為都已經晉升了八層境。

    他們該啟程前往內圈了。

    可眼下內圈的動蕩還未完全平息,再者說,內圈那些宗門駐地靈氣的濃度,未必有碧血宗高。

    所以再遲一些進入內圈沒太大關系。

    回到住處,陸葉將之前留下來的幾件靈器一一煉化,湊齊九數,然后將之置入兵匣之中蘊養。

    最后將兵匣貼身系于腰間,站起身活動了幾下,又調整了一下位置,確定不會影響到自己。

    之前跟四師兄請教御器之道的時候,陸葉搞明白了他能御器百道的奧秘。

    御器這種事看天分,同樣也看心神的強弱,而心神的強弱跟神魂是直接關聯的。

    如陸葉這樣神魂強大,對御器無疑有很大的幫助,這也是他能不斷增加御器數量的原因,因為他的神魂力量在不斷壯大。

    李霸仙能御器百道,神魂天生茁壯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他能將自己的心神化簡為繁,心神細分,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哪怕有人通過后天的努力鍛煉,也很難能達到李霸仙那種程度。

    因為他現在御器的手段,是在與生俱來的基礎上,不斷努力修行來的,天生起點就比別人高。

    陸葉不需要御器百道,要不然也不會選只有九孔的兵匣。

    能將九件御器御使的爐火純青就足夠了,以他眼下的資本,是有能力達到這種程度的。

    最好的鍛煉是實戰!

    陸葉將許久未曾動用的息果核取出,催動力量灌入其中。

    九層境之后他還沒有進入過蜃境,他準備在蜃境之中淬煉自身的御器之道。

    眼前視野變換,進入了那個熟悉的小空間中。

    陸葉微微一怔,抬眼打量前方不遠處。

    因為前面居然有一道迷霧包裹的身影。

    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一直以來,這個奇怪的小空間都是進入蜃境的中轉之地,陸葉每次都是通過這里,花費五十點功勛推開一扇門,然后進入蜃境的。

    他從來沒在這里發現過任何異常,但這一次這里居然有一道身影。

    是蜃境中那些存在?還是說有別人跟自己一樣,通過息果核進入了此地?

    對方顯然也發現了他,一時間,彼此都愣在了那里。

    而且陸葉發現,自己此刻身上也被一層迷霧包裹著,他看不清別人的模樣,別人無疑也看不清他的。

    就在陸葉警惕打量對方的時候,那人忽然抬起一手,迷霧之中,隱有紅光透出。

    這廝是萬魔嶺的!

    那還有什么好客氣的,陸葉心念一動,腰間兵匣數道流光電閃而出,交錯旋轉,猶如一柄剪刀朝對方襲去。

    “靈溪境!”對面傳來一個聽不出性別的聲音,然后陸葉就見那被迷霧包裹的身影徐徐一掌拍了出來。

    御器流光怎么飛出去的,就怎么飛了回來,那一掌不但擊退了幾件靈器,更在陸葉幾乎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擊中了他的胸膛。

    然后陸葉就眼前一花,心神歸來。

    被殺了?

    陸葉愣了好一會,有些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在對方出掌的瞬間,他就判斷出自己絕不是對手,因為對方的靈力波動不是靈溪境修士該有的,那最起碼是一個頂尖的云河境甚至真湖境。

    但就這么不明不白被人家給殺了,陸葉還是有些惱火。

    他都沒來得及砍人家一刀!

    那家伙是誰?

    在那奇怪的小空間中,彼此都看不清對方的容貌,眼下只知道對方是萬魔嶺的修士,修為如何,性別如何,一概不知。

    對方能進入那里,顯然也是有息果核的。

    這并不奇怪,靈溪鎮守戰的棋海不止出現過一次,息果樹雖然不是每次都出現,但古往今來這么多年,能連通蜃境的息果核肯定出現過不止一枚。

    以前陸葉沒碰到,主要是因為彼此進入蜃境的時間錯開了,進入蜃境的,都不會在那中轉的空間中多加逗留。

    這一次機緣巧合,陸葉與對方同一時間進入其中,這才有了遭遇。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陸葉再次催動靈力,進入那小空間中。

    對方一手按在那通往蜃境的大門上,還沒來得及進。

    陸葉拔出腰間磐山刀,一刀就劈了過去。

    然后一陣天旋地轉,心神被打出了那小空間。

    第三次現身,對方這次不急著進蜃境了,看那架勢似乎在等他,陸葉才剛現身,一道流光就攢射而來,然后……陸葉就沒了。

    第四次,第五次……

    直到七次之后,陸葉才慢慢冷靜下來。

    完全不是對手,這樣下去肯定不行,而且因為在里面被殺次數太多,腦袋已經有些隱隱作疼了。

    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神魂變得更堅韌之后的好處,以前陸葉每次從蜃境中死出來,都會頭疼欲裂,可是現在,好幾次之后才有反應。

    陸葉眼下只氣沒辦法探知那狗賊的來歷,連日后報仇都不知該去找誰。

    那小空間中,等待許久,陸葉也沒再現身,迷霧包裹的身影才輕笑一聲,推開面前大門,進入蜃境之中,在他看來,那個浩天盟的靈溪境簡直愚蠢透頂,逞一時之勇,被殺那么多次,心神必然已經受創,真是何苦來哉。

    與此同時,兵州二品宗門三圣院迎來一位貴客……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