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嬌妻出軌系列/小東西第一次h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粟雪沒想到粟歌將她調查得這般清楚。

    心里頭閃過一抹慌亂后,她強行鎮定下來。

    就算粟歌知道了又如何?      綠帽嬌妻出軌系列/小東西第一次h    

    南宮曜不會在意的!

    當初南宮曜流落到邊境,她沒有等他回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他不是不清楚。

    可他還是沒有介意她的過去,重新將她接進了宮里。

    現在他還沒正式納她為側王妃,南宮曜確實還沒有跟她圓房。

    但那又如何?

    粟歌失寵,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粟雪抬起手,一枚玉手鐲露了出來。

    看到粟雪手腕上的玉手鐲,粟歌瞳眸微微收縮。

    “粟雪,你怎么會有這個?”玉手鐲是粟歌母親生前戴過的,后來她母親過世,玉手鐲也消失不見了。

    這些年,她一直都在暗中尋找。

    粟雪低頭看了眼玉手鐲,笑著道,“我讓曜哥哥幫我找的,我給了他一張玉手鐲照片,說它是我母親生前的遺物,沒想到他那般放心上,花了大量人力和財力,幫我找到了它!”

    粟歌看著粟雪手中的玉手鐲,眼睛被刺痛。

    原本以為無波無瀾的心臟,忽然蔓延出一股窒息般的絞痛。

    她眼眶泛起了紅暈,伸手,朝粟雪的手腕伸去,“它不屬于你,摘下來!”

    粟雪自然不會摘,曜哥哥送給她了,就屬于她的。

    粟歌從小就是舞刀弄槍的,力氣自然比一般女生要大,粟雪的手腕被她扣住,就像被鏈條鎖住了一樣,她掙脫不開。

    “粟歌,你要當強盜?”

    粟歌絕色風華的臉上滿是冰冷的怒意,“當初這個玉手鐲不見,應該有你的手筆在里面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捏疼我手腕了,放手!”

    粟歌冷著眼,想要強行將粟雪的玉手鐲摘下來。

    粟雪用力掙扎,突然,眼角余光看到一抹高大身影朝這邊走來。

    粟雪另只手拿出一根針,趁粟歌不備,用力朝她手背上扎了一下。

    粟歌吃痛,不得不松開粟雪。

    粟雪裝作沒站穩,狠狠往地上摔去。

    “??!”粟雪尖叫出聲。

    南宮曜看到摔倒在地上的粟雪,大步走過來,將粟雪扶了起來。

    “小雪,沒事吧?”

    粟雪趴在南宮曜懷里,淚盈于睫。

    “曜哥哥,姐姐要將你送我的玉手鐲搶走,我不同意,她就……”

    南宮曜看到粟雪手腕出現了一道紅痕,他劍眉緊皺地看向粟歌,“玉手鐲是我送給小雪的,你有什么氣沖著我來!”

    粟歌閉了閉眼,再睜開時,她往前走了幾步。

    站到南宮曜和粟歌跟前,一把將粟雪扯了出來,然后以迅不及掩耳的速度,掌心用力朝她胸口一推。

    粟雪被粟歌推出一米多遠,身子撞到柜子上,然后趴倒在了地上。

    這次,她是真的疼。

    淚水,不受控制的跌落。

    南宮曜面色陰沉的看著粟歌,“你放肆!”

    粟歌面無表情地回視著南宮曜陰鷙的眼神,“那是我媽祖上留下來的玉手鐲,她臨死之際將玉手鐲交到我手中,我放到房間后,就幫著去處理我媽的葬禮,但處理完就不見了玉手鐲,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它,南宮曜,我知道你不愛我,但你有必要這般冷血絕情嗎?連我媽的遺物,都要送給那個小賤人!”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