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開宮口干子宮,女人為什么都喜歡被?小說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林大錘的嘴角如同抽筋一樣抖動,怎么辦,再說下去,林大就要上天入地了。

    周圍的小姑娘都發出惡意的嘲笑聲。

    “那就讓你姐姐給我們演示一下??!”  撞開宮口干子宮,女人為什么都喜歡被?小說    

    “呦,我長這么大都沒見過這樣的能人?!?/span>

    “昨個我在集市口下看到一個能生嚼鬼骨的,我記得我家下人還給對方賞了二錢銀子,你這個可比他稀罕多了?!?/span>

    “戴姐姐說哪里話,不說人家可是忠義伯府的小姐,光著本事怎么不得值個二十兩?!?/span>

    “妹妹說的對,要真有這稀罕事,我高低得瞧瞧,剛好我家祖母要過生辰,這個可比戲班子熱鬧?!?/span>

    眾小姐的聲音越說越來勁,最后竟是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雖然知道大家是在嘲笑自己,可林湘云還是梗著脖子繼續爭辯:“我姐姐的神通都在晚上施展,你們若是想看就來我家?!?/span>

    她就不相信這些人敢晚上出門,信不信連腿都給他們打折了。

    可她的想法很快便被人看出來。

    “這是琢磨著我們晚上不能出門呢?!?/span>

    “也是,這等神通白日怎么能見到,多半都是在夢里...”

    林湘云腦袋仰的高高的,她在努力將眼淚憋回去。

    不管怎樣,她的氣勢決不能輸。

    就在這時,一只手忽然從背后伸過來,勾著林湘云的脖子將人一把攬進懷里。

    林湘云剛準備掙扎,耳邊卻傳來靳青低沉的聲音:“想看是吧,你們出什么價?!?/span>

    林湘云只覺鼻子一酸,之前一直憋著的眼淚忽然奪眶而出。

    可下一秒,她的身體陡然失重,竟是被靳青直接扛上肩膀:“出息!”

    哭什么哭,眼淚能幫你起飛啊。

    林湘云趴在靳青后背上,靳青寬厚的身體幫她阻擋了所有人的視線,她現在倒是可以盡情掉眼淚了。

    龔映雪原本還想著幫靳青圓滑幾句,誰想靳青非但不領情。

    還用平靜的眼神,冷冷的看著面前貴女們,似乎篤定這些人舍不得拿出彩頭來。

    似乎是被靳青的眼神刺激到了,之前被稱為戴姐姐的姑娘,率先拔下自己頭上的發簪放在桌子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span>

    隨著她的動作,大家紛紛拔下自己頭上的發簪,與戴小姐的放在一起。

    桌子上很快的堆了一大堆發簪步搖。

    在這里欺負林湘云的,都是官員家的女兒。

    像是縣主,郡主之類高等級的貴女,此時都在另一邊賞花作對。

    因此,在場的官家小姐中,并不是每個人都有雄厚的家底。

    還有一些家族已經落魄的,為了打好人脈,勉強穿上自己最好的行頭出來與大家交際。

    可此時的情況,縱使舍不得自己的首飾,她們也得咬著牙跟著大家一起往下摘。

    萬一被說成不合群,那以前的努力就全白費了。

    靳青歪頭斜眼看桌子上的東西,再看看大家頭上耳朵上的首飾,搖頭說道:“不夠!”

    就這么點東西,打發叫花子嗎!

    眾人氣鼓鼓的看著靳青,不管怎么看,都覺得靳青是在說他們小氣。

    隨后,戴小姐再次帶頭將步搖,耳墜子,手鐲統統摘了下來,惡狠狠的瞪著靳青:“夠了吧!”

    眾人:“...”

    這一次,她們的遷怒的對象不再是靳青,而是戴小姐。

    參加不同等級的聚會,需要佩戴不同檔次的首飾。

    像靖遠侯府這樣的宴會,她們帶的首飾自然也是最好的。

    可是現在,這些首飾就這樣被當成彩頭放在桌上。

    萬一賭輸了,讓她們怎么和家里交代。

    許是察覺到眾人的遲疑,戴小姐冷笑著開口:“自開國以來,便沒見識過這樣的奇人,若是因為我們的彩頭不夠,埋沒了這般人才,豈不是大家的罪過?!?/span>

    說罷,戴小姐還不忘對著靳青冷笑一聲:“就是不知道,林大小姐用什么來接我們的彩頭?!?/span>

    聽了戴小姐的話,其余小姐也紛紛琢磨過味來。

    那等能耐都是書上杜撰出的,除了神仙,普通人哪里能有。

    倒是她們想偏了。

    這林大擺明就是想用這樣的方法逼她們放棄,他們才不上當呢!

    想到這,為了讓靳青出丑,小姐們掏出更多東西放在桌子上。

    龔映雪的眼皮子突突直跳,總感覺要發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

    忽然,靳青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望著靳青探究的眼神,龔如雪下意識縮縮脖子,主動向靳青這邊站了站:她要堅定自己的立場,與林大姑娘站在一起。

    察覺到龔如雪的意思,靳青一臉遺憾的看著龔如雪頭上的步搖,和手上的鐲子:可惜了,一看就很貴。

    龔如雪:“...”為什么會從林大小姐眼中看出遺憾,是覺得她身份不夠么!

    正當龔如雪沉思的時候,卻見靳青忽然動了。

    只見她雙手在胸前緩慢的拉開陣勢,看那動作,似乎是在運氣。

    一時間,龔如雪竟是有些呆了:林大這是在做什么!

    707:“...”牛逼了我的宿主,你居然還會太極。

    除了手腳不大協調,還真有點那個陣勢。

    林湘云的身體掛在靳青肩膀上,隨著靳青的動作一擺一擺。

    她下意識的抬起頭,卻被林大錘一把按回去:直覺告訴她,有些東西不適合小孩子看。

    拉好陣勢后,靳青一伸手碰到桌上的首飾,大喝一聲:“移形換影,收!”

    隨著聲音的落下,桌上的一堆首飾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場所有小姐齊齊倒吸一口涼氣:她們看見了什么,這是怎么做到的。

    707悄悄嘆了口氣:它家宿主所有的演技和智商,都用在賺錢上了。

    不只是這些小姐,就連遠處貴女,少爺們也都注意到這邊的動靜。

    見大家不專心的樣子,那幾個大儒緊緊的皺起眉頭,順著眾人的視線望向這邊。

    似乎是打算將靳青趕走。

    可還不等他們有動作,靳青便先行動了起來。

    只見她再次大喝一聲:“隔空取物!”

    之后,一根寒光凜凜的狼牙棒出現在靳青手中。

    所有人都瞪圓了雙眼,震驚的望著靳青:這東西是從哪弄出來!

    而成為眾人焦點的靳青。則對著707吼道:“快幫老子想想,還有什么能用的成語?!?/span>

    707:“...”宿主,要不還是給你買本成語詞典吧,好拯救你那貧瘠的詞匯量。

    狼牙棒揮多了,腦子都跟著飛出去了。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