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180我150能進(男男粗肉v文)最新章節列表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營地。

    四名先遣隊成員已經殺過了一輪,回到營地里做短暫休息。

    忽然。  男友180我150能進(男男粗肉v文)最新章節列表  
 

    他們神情齊齊一動。

    “隊長那邊戰斗減員了?!?/span>

    “哈哈,是的!”

    “是那個刺客——等等,還有狙擊手!”

    “沒錯?!?/span>

    幾人都站起來,凝神望向自己面前的遠征軍界面。

    過了一會兒。

    “阿蘭德失去了隊長的位置,看來他沒有功勛了?!币幻殖志掊N的壯漢道。

    “既然他不是隊長——”

    “嘿嘿,這小子仗著隊長之職,一直克扣我們的功勛,要我說……”

    “避開序列的查探,需要花些心思,或者干脆就直接申請進入新的模式?!?/span>

    “必須出其不意……我知道你們都有興趣,不如一起試試?”

    幾人對望一眼,都笑了起來。

    ……

    轟隆隆——

    巨大的青銅門朝兩邊打開。

    一連三座龍類的宏偉雕像映入眼簾。

    仔細看的話,這些龍族的雕像有些過于華美了,與實際有些脫離。

    ——龍族對美的追求有著近乎病態的熱忱,以至于常常引領諸多世界中的時尚風潮。

    比如這三座雕像,它們的眼睛就不是傳統的豎瞳,而是一種帶著水霧、晶瑩剔透、大而圓潤的眼瞳。

    它們曾經還搞出過桃心形狀的眼睛。

    不過那已經過時了。

    現在流行這種偏向可愛風的眼瞳——

    在殺人的時候,瞪著一雙這樣的眼睛,會顯得更加無辜,十分有利于族群形象。

    柳平等人朝那三座雕像下望去。

    只見第一座雕像下,有著一處凹槽,在凹槽下寫著一個人類的文字:

    “寶物?!?/span>

    第二座雕像下,也有凹槽,下面寫著一個詞:

    “龍?!?/span>

    第三座雕像下同樣有凹槽,寫著一句話:

    “隨身兵器?!?/span>

    在這三座雕像后面,是一扇密布著恐怖術法波動的大門。

    “兩位,你們能破開那扇大門么?”柳平問。

    “不行的,它可以在一瞬間殺死我們?!钡侠驄I道。

    “看樣子,好像要滿足這三座雕像的條件,才可以進入那扇大門?!卑⑻m德思索道。

    “我倒覺得并非如此,龍族的思考方式一直跟我們不同?!钡侠驄I道。

    “不如找個人先上去試試?”阿蘭德問。

    他直接望向柳平。

    柳平倒也不以為意,畢竟在三人之中,好像自己的實力是最弱的。

    他徑直走向第一座雕像。

    誰知剛走出幾步,他就被迪莉婭攔住。

    “你實力還差了點,龍族又是出了名的難纏,還是我先試試?!彼f道。

    柳平露出感激之色,抱拳道:“迪莉婭,一直承蒙你的關照,日后必有所報?!?/span>

    說完他沖著那三座龍形雕像看了一眼。

    都說龍族聰明——

    那些龍們,你們如果真的在看著這一幕,從我言語中也該知道這是我的朋友,不能害她。

    ——綠龍還在我手中呢。

    迪莉婭和阿蘭德見他這么說,都搖頭失笑起來。

    “看來剛才鬼影那里是迪莉婭保護了你,我說你怎么能完好無損的活下來?!卑⑻m德笑吟吟的道。

    迪莉婭笑道:“柳平,我們是一個隊伍的,我現在是臨時隊長,自然要先上,你不用謝我什么?!?/span>

    她徑直走到第一座龍形雕像下方,看著刻有“寶物”的兩個字,略一思索,從懷里拿出一塊寶石。

    “這是我從一個已經毀滅的遺跡中找到的寶石,據說十分稀有——”

    她迎著大殿內熹微的光芒舉起寶石。

    光芒透過寶石,射出陣陣瑰麗的深芒,在黑暗中氤氳出陣陣綺麗而模糊的影。

    那影仿佛有著生命力,隨著風的氣息不斷變化著形體。

    “是神圣源生質晶石……天啊,她瘋了么……”

    阿蘭德失神的喃喃道。

    柳平目光落在那塊寶石上,眼前頓時浮現出一行行燃燒小字:

    “神圣源生質晶石?!?/span>

    “罕見之物?!?/span>

    “能轉化一切黑暗,令其具備光芒的屬性,成為神圣之物?!?/span>

    “——光是一切的源泉,哪怕黑暗,也需要光來襯托?!?/span>

    “——無價之寶?!?/span>

    柳平也有些意外。

    想不到迪莉婭竟然拿出了這樣的寶物。

    “喂,那個很貴的,為什么要把那個給龍族??!”他遠遠的喊道。

    “帶著它,我總是搞不清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不如送出去?!钡侠驄I道。

    說完,她將寶石放入凹槽之中。

    叮!

    凹槽處傳來一聲輕響。

    緊接著,一道恢弘而又威嚴的聲音在大殿內響起:

    “可敬的近戰法師,你舍得付出這樣的寶物,龍族絕不會虧待你這樣大方的朋友?!?/span>

    龍形雕像仿佛活了過來,龍頭朝下,對著迪莉婭吐出一個寶箱。

    迪莉婭伸手一招。

    那寶箱飄飄蕩蕩落在她面前,自動打開。

    只見寶箱里堆滿了數不勝數的寶石,它們所散發出來的光直接照亮了整個大殿。

    那顆瑰麗的神圣源生質晶石也在寶箱里。

    它飛起來,重新落在迪莉婭手中,將她映照成一片圣潔而婀娜的人像。

    阿蘭德站在不遠處,戴上鏡片掃了一眼,頓時發出粗重的喘息聲。

    “總共價值8888點功勛!迪莉婭,你發大財了!”

    他不無嫉妒的說道。

    “8888點很多么?”柳平問道。

    “當然,我們拼死拼活殺一天,也才不過能得到兩三百點功勛,而且還隨時有喪命的危險?!卑⑻m德道。

    迪莉婭微笑道:“龍族竟然這么慷慨,我倒是有些意外,但既然給我了,那我就收下吧?!?/span>

    她伸手在寶箱上按了一下,寶箱頓時消失不見。

    做完這一切,迪莉婭又望向第二座雕像。

    她正要舉步走過去,只聽那道恢弘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個人只能有一次選擇,不可貪婪,否則唯有迎接死亡?!?/span>

    迪莉婭只好站住。

    柳平和阿蘭德對望一眼。

    “你有一具龍尸,也許能行,不如去試試?”阿蘭德試探道。

    “行,我去?!绷降?。

    這可是光明正大的交出綠龍的方式,不會引起阿蘭德和迪莉婭的懷疑。

    柳平甚至覺得這是龍族早就準備好的交接方式。

    他一步一步來到雕像前,自言自語道:

    “我只有龍的尸體,也不知道能不能符合要求——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他抽出龍的卡牌,將其放在龍形雕像下的卡槽里。

    卡牌瞬間就不見了。

    大殿上方的虛空如帷幕一般朝兩邊退開。

    一枚指環落下來,無聲無息的漂浮在柳平面前。

    與此同時,那道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敬的修行者,這是我們龍族的友誼之徽,只要你將它佩戴在手上,那么只要有龍族的地方,你盡管去,我們都會將你當做朋友?!?/span>

    與此同時,柳平眼前的英靈操作界面上,浮現出一模一樣的說明。

    這真的是“龍族的友誼之徽”!

    看來自己救回綠龍,這些龍還是很承情的。

    “謝啦?!?/span>

    柳平將指環戴在手指上。

    他朝其他兩人望去。

    迪莉婭微笑道:“恭喜你,龍族可是很少會信任族外人的,你能得到這個指環,以后的路會好走很多?!?/span>

    “龍族所在的地方,如果不是堆滿寶藏,便是有著極其寶貴的秘密——柳平,你走大運了?!卑⑻m德也跟著說了一句。

    他死死盯著柳平手指上的那枚指環,眼睛都不舍得挪開一下。

    “你要小心他?!钡侠驄I有些憂心的傳音道。

    “嗯?!绷綉艘宦?。

    半空中,那道恢弘的聲音再次響起:

    “還剩最后一座雕像,剩下的那個人啊,你如果沒有勇氣上前,就退出我們的寶庫吧?!?/span>

    阿蘭德站出來,高聲道:“誰說我沒有勇氣?”

    他終于從柳平的指環上移開目光,先是看了迪莉婭一眼,然后又望向柳平。

    兩個人都獲得了不錯的獎勵。

    自己難道會不如他們?

    他大步走到第三座雕像前,看著雕像底座上寫的“隨身兵器”四個字,略一猶豫,將腰側的佩劍抽了出來。

    “這乃是劍圣之劍,鋒利無匹,世所罕見,我今天就把它獻給龍族?!?/span>

    阿蘭德大聲說道。

    他學著迪莉婭和柳平的樣子,將長劍放在凹槽之中。

    柳平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

    一名劍客,竟然把自己的劍舍棄了。

    他這樣的舉動,在修行世界中,其實已經可以認定為喪失了道心。

    劍是劍客最忠實的戰友。

    連隨身的劍都舍棄,還修什么劍道?

    鏘——

    長劍放入凹槽,發出一聲不平的哀鳴。

    它瞬間消失不見。

    一息。

    兩息。

    三息。

    半空中沒有任何反應。

    阿蘭德忍不住道:“現在怎么樣了?我可是跟前兩人一樣,按照你們的要求完成了貢獻?!?/span>

    就在他越來越焦躁不安的時候,虛空一動。

    只見一頂翠綠色的戰盔從天而降,落在他面前。

    與此同時,那道恢弘而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恭喜你,凡人,你以勇氣和貢獻贏得了我們的信賴,從而獲得這頂特殊的綠龍戰盔?!?/span>

    阿蘭德迫不及待的將戰盔拿在手中,將那塊鏡片戴在左眼上,仔細的瞧去。

    “龍族的特殊造物——智腦無法做進一步說明了——話說你們這頭盔到底有什么用?”他抬頭問道。

    “綠龍戰盔代表你是我們龍族的自己人,以后只要你隨時戴著這頭盔,一切龍族都會把你當成最重要的客人,為你準備你所要的一切寶物?!蹦锹曇舻?。

    阿蘭德握緊頭盔,頭盔上頓時散發出一股龍類的力量波動。

    一松開手,那波動就消失了。

    他連忙又握緊頭盔。

    波動慢悠悠的冒出來,穩定的朝四周散發著力量波動。

    阿蘭德擦了擦臉頰的汗,半天才吐出一句話:

    “……倒也劃算?!?/span>

    他將頭盔戴上,用手敲了敲,發出悅耳的金屬響聲。

    “還挺堅固的?!?/span>

    阿蘭德高興的說道。

    不遠處,柳平朝他那頂翠綠色戰盔瞄了一眼。

    一行行燃燒的小字浮現在他眼前:

    “一切欺詐行為無法瞞過你?!?/span>

    “你看破了籠罩在戰盔上的各種龍族術法,幫助本序列認清了此戰盔的真實作用?!?/span>

    “戰盔:翠綠仇恨之盔?!?/span>

    “龍族造物?!?/span>

    “戰斗時無法取下?!?/span>

    “本頭盔具有極強的自我保護能力,對于防御工作概不負責,一切傷害先由佩戴者自行承受,佩戴者死后,本頭盔自動脫離?!?/span>

    “佩戴者個人魅力減10?!?/span>

    “特殊作用:龍族攻擊術法擊中此戰盔的佩戴者時,傷害加強1000%?!?/span>

    “一切龍族見此戰盔,即知曉佩戴此章的人類是龍族死敵,要想方設法的弄死他,切記切記!”

    柳平正看著提示符,那邊迪莉婭已經皺起了眉頭。

    “阿蘭德,你這頭盔太綠了,和你身上的銀鱗金紋戰甲不搭,很難看?!?/span>

    她直截了當的說。

    阿蘭德意氣風發,大笑道:“這可是龍族造物,非常堅固——你們女人還真是喜歡在乎一些無關緊要的事?!?/span>

    “我只是看了不舒服,算了,隨便你?!钡侠驄I偏過頭,懶得再看他一眼。

    柳平默默低下頭,一句話都懶得說。

    ——這些龍崽子太狠了。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