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墻上把腿張開求饒/新婚夜總裁長驅直入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對于龍騰公司最近大規模進行收購的大手筆,李大少當然也略有耳聞。

    他在心里甚至還嘲笑過那些投資商,怎么能甘心做虧本生意呢?

    但是現在,終于輪到他的頭上,李大少只感覺到憤怒,無比的憤怒,心中更是暗暗發狠:就算是白扔,也不會便宜你!  趴在墻上把腿張開求饒/新婚夜總裁長驅直入    

    劉青山倒是一點不急,笑吟吟地向梁副主任說道:

    “我們公司的收購價,梁主任想必已經清楚了,那我就不耽誤您的寶貴時間,告辭告辭?!?/span>

    說完,就十分干脆地轉身走人。

    “小人得志!”

    李大少很是不滿地發泄了一句,然后就看到劉青山的身影又在門口出現,還朝他揮揮手:“李兄,再會?!?/span>

    李大少整個人都不好了,呆了片刻,這才又和梁副主任攀談一陣,主要是打聽一下,其他人的出手價。

    梁副主任也是一臉地無奈:“像是郭先生他們認購的樓盤,價格已經降到一平米一千塊,可依舊無人問津?!?/span>

    這是自然,有能力認購的,早就買了。

    就算是有人動心,可是也不會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上選擇出手。

    李大少不由得心涼半截:幾個月的時間,資金就縮水三分之一,而且連點浪花都沒濺起來,這筆生意,算是真虧了。

    前幾次和劉青山對賭,雖然也輸得挺慘,但是那并不是純粹的商業投資行為,所以對李大少的打擊,尚可承受。

    在他看來,只不過是對方運氣好一些罷了。

    但是一個人,不可能總是好運,所以他李大少肯定也有翻身的機會。

    這一次的投資就不同了,明顯是屬于他的失誤。

    李大少心灰意冷地離開了辦事處,隨后的幾天,他幾乎每天都往那邊跑一趟,自然是不會有什么結果的。

    而且據說,小郭他們那些人掛出去的價格,已經到了每平米八百元,卻依舊無人問津。

    愁得李大少又和父親通了幾次電話,港島那邊的形勢也不容樂觀,原本積極進行收購的霍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也停止動作。

    這也叫李富豪不得不懷疑:霍家是不是通過高層,得到了什么內幕消息。

    而且港島這邊,最近也鬧得人心惶惶,各種流言滿天飛。

    看來只能是選擇壯士斷腕,區區幾千萬華夏幣的損失,也就是一億多港幣,他李某人還是虧得起的。

    于是李富豪在電話里給兒子下了死命令:就算是虧本也要甩賣,處理完畢之后,馬上就返回港島。

    金錢上的損失,以后可以再賺回來,要是把兒子搭上的話,那就真虧本嘍。

    得到父親的指令之后,李大少也不敢再拖泥帶水,直接去了組委會的辦公室,找到梁副主任,拜托幫忙牽線,約劉青山進行商談。

    結果劉青山還真忙,日程安排得滿滿的,最少也得一周之后,才能有空兒。

    恨得李大少牙根直癢癢:這擺明了是拿喬嘛。

    其實還真是冤枉了劉青山,劉青山也想快刀斬亂麻,免得夜長夢多。

    可是這些日子,天天有人來造訪,把他堵到家里,根本就出不去門。

    最先找來的是老朋友崔敏浩,還領著他們公司的幾名高層。

    劉青山對崔敏浩的印象很不錯,當然要熱情招待。

    交談之中,崔敏浩表明來意:要把碧水縣的食品廠,轉讓給劉青山。

    不用說,肯定也是擔心血本無歸,所以準備撤退。

    這也是當下的大潮流,崔敏浩的公司也不能免俗。

    而能夠有實力收購又樂于收購的,整個碧水縣,也就劉青山了,所以崔敏浩一行,這才大老遠前來拜訪。

    劉青山聽了之后也攤攤手:“我倒是可以接手,可是胡蘿卜汁生產出來,我賣給誰去呀?”

    “我們可以簽訂出口合同的,生產出來的產品,我們公司全部進行收購?!?/span>

    那位隨同而來的社長,是金會長的二兒子,立即向劉青山打包票。

    雖然這樣一來,他們公司從原來的產銷一體,變成了純粹的銷售方,利潤肯定要被分走一大塊。

    但是也有好處,起碼比較安全,少賺點總比不賺強。

    劉青山和崔敏浩的公司,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關系,所以真的沒有巧取豪奪的心思,于是勸道:

    “也許忍一忍,就挺過來了呢?!?/span>

    崔敏浩倒是信任劉青山,可是在公司里面,他沒有太大的話語權,也只能保持沉默。

    而金社長則起身鞠躬:“劉先生,麻煩您了,既然貴公司肯收購三星的電子廠,那還請您看在我們多年合作的關系上,多多幫忙?!?/span>

    沒法子,還有主動上門,求著賤賣的,劉青山也只能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諸位,我丑話說在前面,要是以后局勢緩和,你們可別后悔,到時候你們要來找我算賬,那大家連朋友都沒得做?!?/span>

    毋庸置疑,這些人以后肯定會后悔的,所以劉青山必須跟他們打好招呼,免得以后心生芥蒂。

    金社長再次鞠躬:“怎么會呢,是劉先生仗義援手,我們感激不盡?!?/span>

    對方如此堅決,劉青山也就不再說什么,雙方簽署正式的收購協議。

    劉青山是真夠意思,一點也沒故意壓價,只是算了下工廠里面設備的磨損和折舊,給了個八折優惠。

    把金社長都給高興壞了:因為他知道,三星電子那邊,都是被直接腰斬的。

    相比之下,他們這個食品廠,真是良心價。

    搞得崔敏浩都有點不好意思,暗中找劉青山道歉,劉青山還反過來安慰他:

    “對待朋友,我們永遠不會叫朋友吃虧的?!?/span>

    剩下的事情,劉青山就打電話給大姐劉金鳳,叫她在老家那邊全權處理。

    銷售合同,肯定要簽長一點年限,因為胡蘿卜汁這東西,國內確實沒什么銷路。

    只有棒子那邊,拿這東西當個寶兒。

    送走了崔敏浩一行人,結果大老李又領著幾個人來造訪。

    這幾年,劉青山基本上也就是過年的時候,能和大老李見一面。

    這位當年碧水縣酒廠的廠長,如今可不得了,已經是統一食品公司的總經理。

    只見他穿著白色的半截袖,西褲皮鞋,精神煥發,胳膊夾著個小皮包,里面鼓鼓囊囊,瞧那形狀,顯然裝著大哥大。

    唯獨沒變的就是他那個酒糟鼻子了,反倒是愈發顯得紅艷艷的。

    “老哥,咱把這鼻子治治成不,我師父那有藥方?!眲⑶嗌揭娒婢腿滩蛔〈蛉拙?。

    大老李哈哈大笑:“不治不治,鼻主福祿更可貴,老哥我這幾年轉運,全都靠這鼻子才發家呢?!?/span>

    按照相法,鼻子確實是主財,既然大老李信這個,劉青山也就不勉強,就伸出手,準備和隨行而來的幾個人握手。

    不料,那幾位都齊齊鞠躬,一瞧這架勢,劉青山就皺皺眉:怎么把小鬼子領家來了?

    大老李連忙介紹:“這位是大冢先生,在津門有一家制藥廠?!?/span>

    這么一說,劉青山基本也就明白:又是來送人頭的。

    藥廠的話,他的夾皮溝制藥,也需要擴大生產規模,大方向倒是比較符合。

    就是不知道,這家制藥廠都有那些設備,要是生產注射器以及葡萄糖鹽水之類的,那就差得有點遠。

    “劉君,給您添麻煩啦?!蹦俏淮筅O壬故强蜌?。

    劉青山也就笑著跟對方握手:“各位不用客氣,來了就是客?!?/span>

    很快,就有老四老五給上茶,雙方漸漸進入正題。

    劉青山也了解到,大冢制藥株式會社,在津門那邊的藥廠,投資不小,先后一共投入十幾億日圓,主營的是“漢方藥”。

    所謂的漢方藥,就是那邊根據華夏古代的醫學典籍,整理出來的藥方,然后經過配伍之后,制成成藥來銷售。

    島國那邊,不承認中醫什么的,只認漢方藥,你說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而漢方藥中需要的藥材,當然是源于華夏,所以大冢制藥,這才會在津門建廠。

    在今年這種大撤退的風潮下,大冢株式會社也慌了,他們也不知道從什么渠道,聯系上了大老李,然后輾轉介紹到劉青山這里。

    聽到這家制藥廠以生產漢方藥為主,劉青山心里也就有數,原則上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也不急,慢慢抻一抻對方。

    于是笑道:“大冢先生,我們需要組成一個考察組,去貴廠進行實地的考察,然后才能給予答復?!?/span>

    劉青山的意思,是從中醫學院請幾位教授,再把下屬制藥廠的行家,請來幾位,一起去考察一下,沒什么問題的話,就可以討價還價了。

    “麻煩劉君啦?!?/span>

    大冢又是連連鞠躬,然后就起身告辭,劉青山也沒挽留他們,送客之后,只是把大老李單獨留下來,哥倆好好聚聚。

    在得知又在南面收購了幾個食品廠,大老李也就風風火火地帶人過去接手。

    統一食品公司的規模不管擴大,他這個總經理當然是越當越有滋有味。

    每年過年回老家,以前那些老朋友,主要是各個工廠的領導,都羨慕壞了:他們這幾年,基本都沒啥發展,還處于原來的位置。

    而且許多工廠效益都出現滑坡,唯獨大老李這邊,蒸蒸日上,著實叫人羨慕。

    大老李也有的吹:“還不是俺當初眼光好,跟定了青山老弟,你們啊,眼皮子還是太淺?!?/span>

    事實如此,那些老伙計也只能聽著,誰叫他們當初沒有這份勇氣了呢。

    等把這些事兒都忙活完了,劉青山這才開車去亞運村那邊,同行的還有小莉以及她手下的一個團隊。

    劉青山也再次見到了李大少,立刻上去熱情地打起招呼。

    像這種主動送福利的,劉青山當然歡迎。

    李大少這些天茶飯不思,人都瘦了一圈,他也沒心思和劉青山在這磨嘰,直接叫公司的團隊,進行洽談。

    他自己則嫌肉疼,根本就沒參加。

    劉青山也同樣授權給小莉,價格早就焊死了,誰談都一樣。

    即便如此,雙方也磨了足足一上午,最后的價格,還是每平米七百塊。

    龍騰方面,寸步不讓,小莉在談判桌上,表現得十分強勢,搞得李大少手下那些談判代表也沒脾氣。

    聽到這個報價之后,李大少一言不發,直接上車走人,他發誓:這破地方,以后再也不來了。

    “李兄,有時間我們再把酒言歡?!鄙砗筮€傳來劉青山的聲音。

    李大少現在只想飛回港島,然后好好醉一場,把這一切忘掉。

    可是,真的能忘掉嗎?

    等他回到港島不久,霍老大那邊,又開啟第二輪收購。

    李富豪立刻感覺到不對勁,再一打聽,像郭家什么的,在首都的房地產,根本都沒出手,就是放了個煙霧彈而已。

    看來這次是有點失策了,李富豪這才醒悟,可是一切已成定局,搞得李富豪都郁悶了好幾天。

    從談判桌上下來之后,小莉倒是容光煥發,當初的時候,劉青山花高價購買了一萬平米的樓盤,她還有點想不通。

    因為當時的價格,頂多也就每平米一千元,為什么要花一千五呢?

    到了現在,她是徹底服氣,從李大少手中,接受了十多萬平米的樓盤,才花了不到八千萬。

    就算加上原來花高價買的那一小部分,總成本也不到一個億,里外一反,比當初組委會設定的價格還要便宜。

    平均算下來,每平米才九百塊錢不到的樣子。

    而可以預見的是,等到明年開完亞運會,這些房子的價值,肯定直接就翻番了。

    房地產事業,大有可為??!

    這是小莉姑娘得出來的結論,龍騰現在有資金,而且有自己的建筑隊,小莉覺得,應該把利益最大化,自己開發新樓盤。

    把這個想法跟劉青山溝通了一下,結果卻出乎她的意料,竟然被劉青山給否定了。

    就是這原因有點叫她想不明白,劉青山對她說:

    房地產這個行業,最好不要碰,手里有點,夠自己用就行了,咱們踏踏實實地做實業就好。

    解決完李大少,時間已經來到了九月一號,開學日,吃過早飯之后,劉青山就去送老四老五上學。

    雖然兩個小丫頭不叫他去,可是劉青山心里惦記著,從這點來說,他是個稱職的兄長。

    出了胡同口,前面又出現幾個背著書包的半大孩子,很快就跟老四老五混在一起。

    這幾個都是夾皮溝出來的,有張桿子家的小曼,也有張撇子的弟弟,他們也都順利通過學校的考核,被允許入學。

    瞧著這群嘰嘰喳喳,跟小麻雀一般的半大孩子,劉青山的嘴角也浮現出微笑:

    這都是夾皮溝的希望啊。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