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緊致gl (翁熄系列28)最新章節列表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接著雷探長連連點頭,滿頭大汗。

    片刻之后,雷探長掛掉手機,還給寧凝冰,神情尷尬退后了幾步。

    頂頭上司讓他靠邊站,這件事,由寧凝冰接手。      雪白緊致gl (翁熄系列28)最新章節列表  

    不過他沒有馬上離開宴會現場,而是站在旁邊看看事態怎么發展。

    有機會的話,他不介意捅上司和寧凝冰刀子。

    見到雷探長灰溜溜退到一邊,在場賓客全都大吃一驚。

    沒想到桀驁不馴的雷探長真被壓制了。

    這豈不是讓葉凡撿到一條生路?

    大衛坐直身子目光一寒:“寧探長,你這是鐵心要跟我作對,真要撕破臉皮?”

    寧凝冰淡淡開口:“職責所在,只能得罪!”

    大衛也沒有再叫囂,而是拿出手機打出去。

    寧凝冰沒有在意大衛的動作,大步流星走到葉凡面前。

    她掃視端著紅酒品嘗的葉凡,眉頭帶著一抹厭惡皺起來:

    “撞人、開槍、捅刀、血流成河,很威風很痛快???”

    “不知天高地厚,你真把武城當成你鄉下老家,真把卓右使和我當成你媽???”

    “今晚不是我及時過來收拾這殘局,你覺得你自己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給我站起來,別裝模作樣坐著了,十個你也不可能叫板大衛他們?!?/span>

    “看在卓右使扶持過我的人情份上,我帶你離開這里,然后最快速度滾回你鄉下躲著?!?/span>

    “不然神光商盟一定弄死你,聽到沒有?”

    今晚得罪大衛和雷探長,將會給寧凝冰帶來很多麻煩。

    這也讓寧凝冰語氣帶著不快和責備:“走!”

    “這里的事情不需要你介入,你也沒有實力介入!”

    葉凡眼皮子都沒抬:“這杯酒喝完了,所有事情都能解決了?!?/span>

    “喝完這杯酒就能解決所有事情?”

    寧凝冰聞言差一點氣得吐血了:

    “你能解決什么?你有能耐自保,卓右使還要我出現嗎?”

    “還解決所有事情,我今晚不及時出現,你現在不是腦袋開花,就是被五花大綁了?!?/span>

    “我告訴你,你再這樣裝腔作勢,我就不幫你了,也沒法幫你了?!?/span>

    “我不幫你,你就是一個死人,別給我扯犢子了,走?!?/span>

    寧凝冰仿佛掌握葉凡命運的神袛。

    “嗚——”

    沒等寧凝冰拽起葉凡離開座椅,不遠處又是一陣汽車轟鳴。

    六輛掛著武城戰區的奔馳G65長驅直入。

    最前面一輛車,還掛著一個‘沈’字。

    車隊看著緩慢,但卻給人說不出的囂張,有著一股橫行霸道的氣勢。

    “完犢子了!”

    “武城戰區沈家公子沈長風來了,他是神光商盟的靠山之一!”

    寧凝冰看到這一列車隊馬上變了臉色:

    “王八蛋,都是你,耽誤了撤離時間?!?/span>

    “現在搬不出更厲害的靠山出來,咱們可能都要完蛋?!?/span>

    她一邊怒斥著葉凡,一邊打給卓依依求救……

    葉凡沒有在意寧凝冰的怒意,只是透過酒杯看著氣勢如虹的車隊。

    他呢喃一聲:

    “總算來了……”

    葉凡等了一個晚上,終于等到了他想要的人。

    三十秒后,六輛奔馳G65呼嘯著橫在現場。

    車門打開,鉆出三十名重裝戰兵。

    漆黑鋼盔、輕便防彈衣、微沖、炸雷、匕首,一應俱全。

    其中兩部奔馳G65上還各裹著一挺重武器。

    他們落地后馬上氣勢如虹推前。

    冷漠、蕭殺,還有堅決。

    不少賓客和護衛紛紛散開,臉上有著忌憚和畏懼。

    控制住現場后,中間一輛奔馳G65的車門才被拉開。

    一個背著一把木劍的鷹鉤鼻老者先鉆了出來。

    他的出現,葉凡和苗封狼他們都微微凝聚目光。

    他們都感受到木劍老者身上的澎湃力量。

    只是比起葉凡的好奇,苗封狼和阿塔古則是興奮,噴出的氣息都跟野獸一樣。

    木劍老者也感受到葉凡他們的氣息,側頭掃視了幾眼,不過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他似乎不把葉凡這些人放在眼里。

    隨后,確認安全的木劍老者上前一步,畢恭畢敬拉開車子后排的車門。

    緊接著,一個身穿白衣白褲白鞋的白發青年鉆了出來。

    他的手里還拿著一條白色手帕。

    燈光明亮,他卻給人一股說不出的陰柔。

    正是沈氏家族的公子沈長風。

    三十名重裝戰兵和木劍老者簇擁著沈長風上前。

    腳步不緊不慢,踏踏踏作響,像是鼓點一樣敲擊著眾人的心。

    外籍商人和在場賓客幾乎都認識沈長風,當下紛紛喊叫:“沈少!”

    寧凝冰看到是沈長風親臨,俏臉前所未有的難看:

    “這次真是完蛋了?!?/span>

    “沈長風來了,沒幾個人能壓住他?!?/span>

    她抿著嘴唇地暼了葉凡一眼,覺得是他耽誤了時間搞得走不了。

    隨后她手指顫抖著又發出了好幾條求救訊息。

    雷探長和大衛他們也是幸災樂禍看著葉凡。

    沈長風出來了,看葉凡還怎么撒野?

    唯有葉凡臉上沒有什么情緒起伏,好像根本不把沈長風放在眼里。

    他一直沒有急著收拾大衛,就是要把戰火蔓延到沈氏家族身上。

    他不僅要掌控天南行省,還要把天北行省拿下。

    唯有二十萬精兵在手,才有跟天下商會剛一剛的資本。

    “沈少,晚上好,晚上好,你總算來了?!?/span>

    受傷的護衛隊長梅麗爾掙扎著起來,跟沈長風相熟的她,綿里藏針給葉凡上著眼藥:

    “可惜今晚怕是無法好好招待你了,因為整個游輪都被人砸了?!?/span>

    “這武城的環境是越來越不行了,對外籍商人的友善也是越來越差了?!?/span>

    她故作為難感慨開口:“我們過些日子估計要撤走武城的投資了?!?/span>

    “砰砰砰!”

    梅麗爾話音落下,沈長風拿過一槍,直接打斷了梅麗爾兩條腿。

    “撤出投資,那就是沒用了……”

    接著他把槍口頂在梅麗爾的額頭上淡淡出聲:“對于廢物,我一向不留著過年?!?/span>

    梅麗爾疼痛難忍出聲:“沈少,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span>

    梅麗爾跟沈長風打過不少交道。

    沈長風喜歡身體韌性極好的她,經常跟她在床上一決勝負,她也自認為兩人交情深厚。

    可沒想到這家伙喜怒無常,連自己都開槍。

    這是穿起褲子不認人啊。

    她很是憤怒很是憋屈,但此刻卻不敢忤逆這個瘋子。

    因為沈長風瘋起來真會要她性命的:“我們會在武城好好發展的?!?/span>

    大衛也忙丟掉手里雪茄和酒杯,站起來打著圓場開口:

    “沈少,我們沒想撤資,只是寧探長他們欺壓我,沒辦法……”

    “沈少你看看,我四十歲生日,砸了幾百萬籌辦,結果被砸的一團糟?!?/span>

    “酒宴一片狼藉,賓客和會員死傷無數,饒是如此,兇手也被寧探長庇護?!?/span>

    “我們真沒法子……”

    大衛把禍水引到寧凝冰和葉凡身上。

    外籍商人他們也都指證葉凡和寧凝冰砸了生日宴會。

    沈長風咳嗽一聲,用白色手帕擦擦嘴唇。

    接著他用狹長眼睛望向了寧凝冰:“你搞事?”

    寧凝冰口干舌燥:“沈少,職責所在……”

    “砰!”

    沈長風毫無征兆抬手一槍。

    子彈瞬間射向寧凝冰腹部。

    寧凝冰全身僵直來不及反應。

    就在這時,嗖的一聲,一張椅子橫飛出去。

    當的一聲,彈頭被擊落。

    葉凡站了上來:“沖我來!”

    沈長風看著葉凡淡淡一笑:“高手?”

    下一秒,他又是槍口一抬,砰砰砰三顆彈頭射向葉凡……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