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粗喘H(bb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渤???,新城,大將軍幕府。這里正在召開南鷹集團有史以來涉及區域最廣、人員最多的一次重要會議。這次會議不僅將對前期歷次戰役情況進行總結,對現有軍政力量進行梳理,對部分人員調整任命,同時也將對下一步戰略目標進行規劃。整個議事大廳雖然將星云集,文臣齊聚,滿座皆是南鷹屬下的核心力量,卻無不正襟危坐、目不斜視,盡在凝神傾聽。

    “…….截至昨日最新計點,河北戰役我軍共戰死兩萬四千五百四十七人,輕重傷者兩萬三千二百零五人,其中,約有六千重傷者必須因傷解甲,政事部正在著手安置事宜…….”  學長粗喘H(bb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聽到超過三萬人的直接減員,議事廳中突然響起一片低嘆之聲。

    “本將打斷一下!”南鷹抬了抬手,他以不容置辯的口氣道:“這六千多人的安置情況,要直接呈報本將過目…….還有,正南啊,對于安置結果,必須安排軍律司人員實地抽查,避免出現政令不暢、安置不妥的問題!”

    “是!屬下奉令!”審配站起身來,大聲道:“請大將軍放心,絕不會寒了負傷將士們的心!”

    “很好!繼續吧!”南鷹揮了揮手。

    “是!河北戰役,我軍共計殲敵八萬兩千余人,其中斬殺公孫瓚部一萬五千人,接收陣前反正將士五千,俘敵兩萬;斬殺袁紹部兩萬七千,接收降軍七千,俘敵八千…….”

    “且慢,本將有話要說!”高順突然厲聲道。

    他行至廳中,先是向著南鷹行了一禮,再向著文臣武將們又是一禮,黯然道:“在幽州戰場,大將軍以一敵六,尚且取得了如此豐碩的戰果;而在冀州戰場,我軍以六萬對敵一十二萬,卻戰死了兩萬余名將士,這是渤海軍成軍以來前所未有的重大損失……本將難辭其咎,甘愿自領責罰!”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很多將軍沖動的站起身來,紛紛為高順出言辯解,議事廳中瞬間嘈雜一片。

    “無論是軍力、韜略,還是統兵之能,公孫瓚如何比得了袁紹?”南鷹清亮的聲音穿透了所有噪音,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令場中再次靜了下來:“我自己挑了一個軟柿子去捏,卻把這千斤重擔壓在了大哥身上……大哥,你這是在指責本將??!”

    “不!我沒有!”高順一向鎮定的面容上終于現出了一絲惶然:“我是真的……”

    “大哥,即使你勇于擔責,也要考慮一下將士們的感受!雖然這一仗勝得艱苦,畢竟是勝了!你和將士們皆有大功!”南鷹輕輕的擺了擺手:“若你領罰,參戰將士們又當如何自處?所以,此事再也休提……大哥,請入座吧!”

    “是!”高順怔在當場,終于默默的重新坐了回去。

    “打仗哪能不死人?我們是人,敵軍也是人,都是兩邊肩膀扛一個腦袋!”南鷹站起身來,他向著一眾部屬動情的說道:“幽州戰場上,公孫瓚軍心不穩,本將又占了地利和人和,這才僥幸得手!而冀州戰場呢?敵軍事先摸清了我軍實力和戰法,其兵力也是一增再增,這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計,而巨鹿一帶甚至無險可守,作戰難度遠超幽州戰場……全靠主將用智、將軍們用心、士卒們用命,這才打垮了袁紹,打出了我軍的威風!試問天下,誰敢說我們渤海軍不是常勝之軍?”

    除了馬云蘿,所有參與冀州戰事的將軍們集體起身,向著南鷹莊嚴行禮,高順的眼中甚至閃過了一絲晶瑩。

    “請將軍們放心,再有半年時間,我們的五萬新軍就可以完成訓練,渤海鷹軍的規模只會擴充,不會降低!對了,還有收編的降軍,也會擇其精銳,打散了補充到各位將軍的部隊!”南鷹含笑道:“書記官,接著匯報,應該說到這一塊兒了吧?”

    “是的!將軍!”那書記官清了清嗓子,又道:“除了陣前反正的五千幽州軍,以及韓猛將軍率部投誠的七千冀州軍,我軍共計俘敵兩萬八千!根據計點,這些俘虜除了嚴重負傷人員和冥頑不靈的死硬份子,至少還有兩萬人自愿加入我們渤海軍……當然了,這其中應該還會有一部分人經過遴選后被淘汰勒令歸田!”

    “好??!即使不算五萬新軍,那我軍的損失也補回不少了!”不僅將軍們一起喜動顏色,連高順的心里也舒暢了許多。

    “政事部剛剛完成了清查?!避髫〕隽艘痪砦暮?,大聲道:“如今,我軍直接據有幽州的漁陽、上谷、廣陽、涿、代五郡,冀州的渤海、清河、河間、巨鹿、安平五郡,青州全境的濟南、樂安、平原、北海、東萊、齊六郡,兗州的泰山郡,益州的漢中、蜀二郡;間接控制涼州全境九郡、司隸部的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三郡……治下共計戶一百三十八萬三千六百五十四,口六百八十萬九千五百六十三!”

    “主公,各位同僚!”他緩緩合起書簡,嘴邊止不住帶上了一絲笑意:“雖然人口占比我們一時無從得知,然而,大漢十三州一百單五個郡國,已有近三成完全歸于王化……中興之日不遠矣,天佑大漢!”

    “天佑大漢!”所有文臣武將一起轟然應道。

    “主公!不曾想,我軍治下人口竟然已近七百萬!”有人叫道:“卻不知我軍總兵力到底有多少?”

    聽得此問,全場一起屏息靜聽。南鷹勢力東西分治,幾塊屬地之間幾乎隔了十萬八千里,其軍力變化亦是日新月異。說到具體的總兵力,在場眾人居然十有八九均是懵然不知。

    “好!事實上連本將也很好奇,自己究竟統率著多少兵馬?”南鷹啞然笑道:“本將可不能做一個糊涂大將軍,更何況兵力寡眾將直接決定我軍下一步的軍事謀劃!文和,請你說一說我軍實力的最新概況吧!”

    “是!主公!”賈詡站起身來,他空著一雙手,口中卻是如數家珍:“我軍大致可分四個集團,渤海軍的情況大家都清楚,先不算即將編伍的五萬新軍和兩萬降軍,目前共計騎兵兩萬、戰車兵兩萬五千、遠程部隊一萬、工事兵一萬、水軍八千、女兵四千,以及新近收降袁紹所部七千,共計約八萬四千人……”

    “好家伙,加上五萬新軍和兩萬降軍,那不是超過一十五萬了?”座中,有人發出低低的驚嘆。

    “盡說廢話!”高順開口斥道:“若我軍當真有一十五萬兵馬,現在便可以趁勝攻取中山和并州,又何至于讓曹操酣睡于臥榻之側?”

    此言一出,很多鷹將都露出了不甘之色。說到底,渤海軍現在的局面就是守成有余、攻略不足,若再有兩三萬精兵,不僅可以從容攻打袁紹的殘余地盤,更可步步緊逼,壓縮曹操在黃河以北的勢力空間。

    而被高順斥責的那人更是縮了縮頭,牢牢的閉上了嘴巴。

    “再說鷹巢軍!”賈詡繼續道:“因為總人口的關系,鷹巢方面這些年來并未大規模擴軍!漢中、蜀二郡守衛力量約為四萬,張魯部下教兵七千,鷹巢本部兵馬一萬三千,總兵力約為六萬!”

    “這實力已經很強了??!加上渤海軍,我軍總兵力已經超過二十萬了…….”又有人喜道,然而話音未落他卻猛省閉口。鷹巢軍的情形其實與渤海軍并無二致,都是守土有余,進攻不足,否則亦不會多年來與劉焉始終膠著于險關要道之間而毫無寸進了。

    “第三集團是長安方面!”賈詡不動聲色的瞪了那人一眼,又道:“分別是郭汜的兩萬兵馬和皇甫嵩的一萬五千人,這三萬五千兵馬主要負責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的防御,因為不及整訓,戰斗力并不能與渤海軍、鷹巢軍相媲美!”

    “這可真是風云變幻、世事無常??!”人叢中有人嘿然冷笑道:“郭汜和皇甫嵩如今也成了拱衛天子、忠君愛國的仁人志士了!”

    見南鷹凌厲的目光掃來,那人伸了伸舌頭,把頭低了下去。

    “第四集團是馬騰將軍的涼州軍,原先總兵力為八萬,經過馬騰將軍幾番裁撤,強制老弱傷者卸甲歸田,目前仍有五萬五千余人……”

    聽得此言,場中很多人紛紛皺起了眉頭,然而目光一掃馬云蘿和馬超,卻是無一人敢于開口。

    “賈先生,這里有問題??!”出乎所有人意料,竟是馬云蘿娥眉蹙起道:“數月之前,本將還專門致書涼州方面,敦請他們加快裁軍。一者因為西北諸胡已經歃血盟誓,不僅不會侵犯涼州,還將配合涼州漢軍協防,涼州軍實在沒有必要繼續保持偌大規模;二者是涼州方面歷經百年戰亂,百姓十室九空,如果不強令兵士歸田,何以恢復農耕和畜牧?三來則是涼州軍后勤供給一直由長安方面保障,若是長此以往必定捉襟見肘……所以本將在書信中明確表示,涼州漢軍總兵力不得超過四萬!”

    “這個嘛!因為涼州路途遙遠,其參與議事的代表尚未趕到!”連賈詡亦有些閃爍其辭起來:“而屬下得到的邸報又是來自二十天前,或許眼下又有進展也說不定……”

    “煩請文和先生盡快以大將軍府的名義發文申斥!”馬云蘿神色淡然道:“涼州已歸王化,便當執行朝庭詔令……本將于公于私,不愿意有人對涼州是否仍有擁兵自眾之意而飛短流長!”

    “屬下遵命!”賈詡目中閃過欽服之色,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心中暗暗對主母大人的公私分明豎起了姆指……將軍大人不好明說的事,她卻是一力承擔,這才是主母風范??!“報!”有傳令官匆匆行至議事廳外,稟報道:“馬岱將軍從涼州趕來,正在大將軍府外求見!”

    “這可真是說曹……”南鷹差點說漏了嘴,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咳嗽一聲道:“讓他入內吧!遲到的人罰他站著!”

    “末將拜見大將軍!”馬岱一臉風塵仆仆,他施禮道:“數月之前,末將奉命前赴涼州傳去馬云蘿將軍書信,并受馬騰將軍委托,參加此次議事,因時間緊迫而遲至,請大將軍責罰!”

    “你來得正好!”南鷹淡淡道:“剛剛還在提及涼州軍的裁軍之事……本將問你,涼州軍此時此刻,現有駐防兵馬多少?”

    “回稟大將軍!”馬岱毫不猶豫道:“目前涼州境內,現有漢軍四萬,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什么?這么快就裁成四萬了?”廳內立即響起了一片“嗡嗡”的議論之聲。

    “哦?”南鷹亦訝然道:“賈軍師剛剛言道,二十日前涼州軍仍有五萬五千……你們是如何在二十日內完成裁軍的?”

    “回大將軍的話!”馬岱從容道:“涼州軍并未裁軍,多出的一萬五千人,現在正在新城之外二十里處安營下寨!因為末將一路手持通行令牌,可能天眼并未向大將軍及時傳來消息!”

    “這是怎么回事?”不等南鷹開口,馬云蘿已經勃然大怒:“涼州軍竟敢私調兵馬穿州過郡!你們長驅千里來渤海意欲何為?”

    “馬將軍,您誤會了!”馬岱一向敬畏這位姑姑,他苦笑道:“末將有馬騰將軍的口信!請您和大將軍聽了再責罵不遲!”

    “說!”馬云蘿怒急攻心,連照顧南鷹的主將威嚴也顧不上了,她厲聲道:“若不當著眾人面前說個明白,我定然不與你們擅罷干休!”

    “是!以下是馬騰將軍的原話!”馬岱向著亦是又驚又急的馬超遞過一個“安心”的眼色,昂首道:“聞大將軍與河北諸賊血戰多日,又有曹賊窺伺身側,吾原當遵奉上諭裁軍以保寧定,然涼州軍方祛亂名,數萬將士無不感念天恩,唯愿畢力致命,以伐兇丑,安敢解甲以享安樂……”

    “你說什么?”南鷹和馬云蘿同時失聲道:“這一萬五千兵馬是涼州派來的援軍?”

    “正是如此!”馬岱慨然道:“叔父說,我妹妹與妹婿正在與敵血戰,我雖不能擅離職守,但拼著被責罰,也要派出涼州軍的大好男兒去為國出力……他還說,我要令世人知道,涼州軍再不是叛軍,而是堂堂正正的王師!”

    此言一出,滿堂諸人無不動容。

    “大哥!”馬云蘿嬌軀輕顫,幾乎要當場流下淚來……這么多來年對于馬騰的怨氣,仿佛瞬間煙消云散。

    “涼州軍一萬五千兵馬,正等著大將軍的軍令!”馬岱單膝跪倒,莊然道:“請大將軍放心,從今往后,涼州駐軍就是四萬……因為末將帶來的一萬五千兵馬,根本沒打算活著回去!”

    “壯哉!”賈詡緩緩閉上雙目,一行淚水劃落腮旁:“吾生為涼州人,同感自豪!”

    廳中突然一陣大亂,將軍們打了雞血般狂叫起來,盡是一片請戰之聲。顯然,涼州援軍的意外到來,不僅緩解了兵力不足的重大難題,同時,一向被他們所輕視的涼州軍竟能發出如此豪邁的戰斗宣言,亦令他們血脈賁張、深受刺激。

    “好!好??!多謝壽成兄,多謝涼州的兄弟們!”南鷹只覺眼眶發酸,他一把扶起馬岱,欣然大笑道:“本將算來算去,竟然少算了這么一支奇兵……看來,本將攻略河北的作戰計劃,要重新修訂了!”

    “大將軍此言差矣,您還少算了一支兵馬!”眾皆愕然之間,一名高鼻深目、黑發黑眼的大漢昂然邁進廳堂,亦向著南鷹單膝跪倒:“羅馬第一軍團齊裝滿員,八千戰士隨時準備為大將軍拔劍效忠……軍團長提圖斯向您請命!”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