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play高H,女高中的的粉嫩木耳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一時間,殿上一片靜寂。

    許多念頭,只在大家心中盤旋,卻無人能宣之于口。

    有的,是對應龍天妃還活著,抱以一線希望。  辦公室play高H,女高中的的粉嫩木耳      

    一代人杰,天龍之祖,竟然早已死去,而現在她的遺骸還要被人拿來利用,這太不堪了,也太叫人無法容忍了。

    對當時的人來說,這尤其無法容忍。

    他們寧愿現在那個跋扈猖狂、利令智昏的天妃是真的,也不想承認她早已死去,而且那個溫婉賢慧、貞淑美好的天妃娘娘,死后還被人如此糟塌。

    另一些人,雖然覺得媧皇圣人天性涼薄,于妖族無一貢獻,但她能占據一尊圣位,終究是整個妖族的光榮與驕傲。

    圣人的光環,更是令他們無法相信,一位堂堂圣人,竟會干出如此齷齪無恥的事來。

    鯤鵬老祖已經是半只腳踏進圣人境界的大修士,對此當然不以為然。

    圣人只是某種境界修為的一種稱呼,又不是指修至圣人境界的修士,道德品性也達到了圣的境界。

    之所以成圣者看起來道德品質,似乎也都達到了至公無私的地步。

    那只是因為你身上,已經沒有值得他競爭、掠奪的價值。

    他所追求的、需要的,已經完全不是你所能觸及的,你根本看不見。

    一只螻蟻推著一粒面包屑,如獲至寶地搬向家里,一個人看見了,懶得伸手奪取,有閑心的話,還會把你和面包屑一起拿起來,直接放回你的洞穴旁,這并不能證明什么。

    那么多的準圣高手,要么兇殘,要么貪婪,要么生性涼薄、自私自利,修為突然竄升一個境界,達到圣人標準,他的道德品行也立即變一個人?

    不可能的。

    所以,鯤鵬老祖心中,已經認可了陳玄丘的判斷。

    不過,這一點,他卻不必要再幫陳玄丘說明了。

    現在,他的利益與陳玄丘是一致的,與十金烏也是一致的,他自己的本心,也是真誠地想要壯大妖族的。

    做了那么久的妖師,他對妖族,自然充滿歸屬感。

    只是,他不甘心讓權于旁人罷了,當初面對著帝俊和太一,他都不甘心,現如今讓權于十金烏幾個小輩?

    不過,眼下還需要借助金烏一族皇族正統的大義名份,所以他現在還不能展露鋒芒。

    鯤鵬祖師思索片刻,說道:“那么,媧皇今在何處?已經回了錦繡宮么?”

    這一回,他連圣人二字都不叫了,心態已經發生了變化。

    陳玄丘臉上的神氣更加的古怪了:“她如今……被困在一個地方,不僅行止不便,修為也被鎮壓了,除了不死不滅,似乎,什么都做不了?!?/span>

    鯤鵬大吃一驚,駭然道:“你說什么?誰能禁制一位圣人?“

    陳玄丘苦笑道:“那一位,你不但聽說話,而且見過?!?/span>

    一位?

    鯤鵬祖師目光閃動,脫口問道:“道祖、太上圣人、元始圣人,還是通天圣人?”

    這一說,在鯤鵬祖師眼中,各位圣人的修為高低,便已呈現了出來。

    在他看來,同樣是圣人,以上這四位,都有實力打敗并禁錮媧皇。

    至于西方二圣,實力同樣在媧皇之上,但是打敗她與禁錮她,所需要的實力卻是不一樣的。

    陳玄丘既然說“那一位”,顯然就不是兩人聯手,因此西方二圣,直接就被他排除在外了。

    陳玄丘攤手道:“我不明白他為什么要禁錮媧皇,我也不敢問??傊?,眼如今媧皇就是被禁閉在他宮中?!?/span>

    鯤鵬祖師因為不確定是哪位圣人出了手,愈發地驚疑不定起來。

    難道,圣人們紛紛要插手三界之事了么?

    若是圣人們也要出手了,我哪里還有機會?

    思量半晌,鯤鵬祖師才轉向十金烏,正色道:“太子,老夫相信陳公子所言。要弄清應龍天妃的下落,恐怕非要找到媧皇,才能弄個明白??扇缃駤z皇既與其他圣人起了糾葛,此事,我們就只能先放一放了?!?/span>

    十位金烏面面相覷,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妖師既然這么說,十位太子便也紛紛點頭稱是。

    鯤鵬祖師又道:“既然如此,還請十太子不要再推辭,應龍天妃下落雖然不明,可太子御極登基之事,卻不能再拖延。名不正,則言不順,太子不稱帝,便難以喚醒八荒六合一眾絕世大妖前來輔佐。而一旦有了眾妖響應,壯大我妖族實力,那么……”

    他凝視著第十金烏,一字一句地道:“屆時,我們向媧皇或者去那位禁錮媧皇的圣人宮中求問天妃娘娘下落,便也容易許多?!?/span>

    這句話,鯤鵬祖師說的就含蓄了些,也不知十金烏聽懂了沒有,倒是陳玄丘一聽就懂了。

    如果能嘯聚天下群妖,成就真正的妖皇,威震一方,就算是圣人,也得給你幾分面子。

    不然,你就是想向圣人問詢些事情,都沒資格。

    第十太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鯤鵬祖師轉向陳玄丘,正色道:“陳公子,我們妖族,暫且相信你的話。若你所言屬實,你我雙方,便無仇怨。我代太子和我妖族,向你承諾,真相未明之前,絕不對足下有不利舉動。但是真相未明之前,我妖族,也不會與你再有來往?!?/span>

    陳玄丘看了眼十金烏,輕嘆道:“我明白?!?/span>

    十金烏抱歉地道:“陳大……哥,我們送你離開?!?/span>

    鯤鵬祖師道:“且慢,太子,我族還有兩件事,需要陳公子做呢?!?/span>

    十金烏也有些訝異,不知道鯤鵬祖師剛說要和陳玄丘切割關系,何以還有事務要談。

    鯤鵬祖師轉向陳玄丘,道:“陳公子,第一件事,我妖族,要接回十二位公主殿下!“

    不等陳玄丘說話,鯤鵬祖師便又傲然道:“如此的天庭,狼煙四起,處處兵戈,他們既無力出動高手襲擊有老夫護佑的妖族,擄走太子與公主。

    也無力湊齊三百六十五周天正神為根,一萬四千八百名星官為干,億萬神兵為枝葉,調動周天星辰之力的周天星斗大陣了?!?/span>

    妖族只是暫時采信了他的說法,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要把十二素女接回去,也是情理之中。

    不然的話,一旦來日確認是真正的應龍天妃死在他手上,雙方便有了仇怨。

    而他還強留十二素女在手,是想以她們為人質么?

    陳玄丘只能點頭。

    鯤鵬祖師道:“待陳公子回去后,我會親自帶人,去迎護公主殿下歸來,正好參加太子登基大典。還有一件事……”

    “自我妖族天庭被毀滅,妖族散落三界,飽受欺凌,更有無數妖族,要么被人捕殺、取丹、剝皮、吃肉,要么被昊天天庭鏟除異己,還要故示慈悲,囚入伏妖塔世界,任其自相殘殺,爭奪稀薄的靈氣,一代代漸漸退化,甚而失去靈智,淪為妖獸?!?/span>

    鯤鵬祖師臉色沉痛,目中有淚光瑩然:“我妖族,即將再立新皇。我請求,陳公子歸還我妖族民眾,包括那些已經失去靈智,淪為妖獸的族群。他們是我妖族的根基,也是我妖皇應該庇佑的責任!”

    這番話,一下子打動了在場的所有大妖。

    就連十金烏聽了,也不禁面露戚然。

    英招和計蒙這等太古大妖,更是熱淚盈眶。

    他們猶自記得妖族天庭最輝煌時的榮耀。

    也知道妖族天庭毀滅,妖族百姓流散三界,任人欺凌、屠殺的悲慘。

    他們每一個人,都想接回自己的族人,不是因為那數量龐大的中低階妖族是新的妖國的基石,而是認為,妖族的百姓,理應回歸妖皇的麾下。

    陳玄丘沒有理由反對。

    他征戰天界,也只調撥了近萬名大妖,后來還盡數引入了截教,只為給他們謀一個立身之所。

    那些弱小的妖族,全都好端端地養在小千世界里,陳玄丘從未想過要利用他們做些什么。

    陳玄丘只是考慮到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說道:“那妖族眾多,如果一下子交予你們,他們大多數修為低淺,又未達到可餐風飲露的境界,你們拿什么養活他們?”

    鯤鵬聞弦音而知雅意,回答道:“陳公子所慮,我已了然。老夫可以與你簽訂大道誓約,我妖族百姓歸來,妖皇與本座,定會約束他們,絕不出山襲擾民眾,絕不妄殺一個人族。至于吃食……”

    鯤鵬祖師淡淡一笑,道:“老夫去北冥之海里撈些魚蝦來,便足以令他們過活?!?/span>

    一想到那北冥之海的水產,盡是大到離譜的生物,陳玄丘便點點頭道:“陳某可以把妖族百姓歸還你們。但是,大道誓約,一定要簽。同時,陳某還要加上兩個條件?!?/span>

    鯤鵬祖師道:“你說?!?/span>

    陳玄丘道:“第一,天戰一旦勝利,妖族要回歸天上,退出人族的地盤?!?/span>

    計蒙聽到這里,大聲道:“這不用你說,我妖族,本就是天庭之主!我們將來,一定要回歸天庭之上!”

    第十金烏也點頭道:“不錯,這一點,小弟可以答應你?!?/span>

    陳玄丘道:“好!未慮勝,先慮敗,陳某不是狂妄自大之人。我們為求公道,反抗昊天,死則死矣。但是,一旦天戰失敗,天庭自然就沒了立足之地。若是出現那樣一幕,妖族要退回我現在安置他們的所在,不得與人族爭奪生存之地?!?/span>

    鯤鵬祖師欣然道:“固所愿,不敢請耳!陳公子能為我妖族留一條退路,此事于我妖族有益無害。公子若能這么做,還是我妖族的大恩人,老夫求之不得!“

    第十金烏也道:“不錯,這件事,我們完全同意!“

    陳玄丘點點頭道:“好,半個時辰之內,我就安排人把他們送來,這地維山脈雖然廣大,一下子容納這么多人,也要滿坑滿谷了。你們最好立刻派人劃定區域,設下結界,避免他們外出,也避免凡人闖入?!?/span>

    第十金烏驚訝道:“這么快?我們劃定區域,設立結界容易??墒恰惔蟾缒阏偌瘮登f眾,再把他們送來,能辦得到么?”

    陳玄丘心道:“半個時辰,葫中世界,已經是半個月的時間了。我讓曠子規利用遍布小千世界的信徒操辦其事,又有何難?!?/span>

    陳玄丘頷首道:“放心,這等手段,于我而言,并不為難?!?/span>

    當下,陳玄丘便與第十金烏、鯤鵬祖師以及兩位妖師這四位妖族代表,聯手簽下了大道誓約,然后便與一副保鏢模樣的朱雀辭和妲己出了妖皇殿,騰空而起。

    他們沒有即時回轉東方飄云世界,而是先向東海上阿修羅族暫棲的地方飛去。

    已經解決了妖族的立場問題,阿修羅族和東方飄云世界可以放心展開針對東極天域的戰役了。

    而在此之前,他只有一件事要做了。

    那便是,登基稱帝,名正言順的掌控阿修羅族,這個為戰斗而生的太古神族。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