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男人鳮巴小說 (玩弄白領系列)最新章節列表

  • A+
所屬分類:敬酒詞

    “還真是不貪,姜真的十二根金條,我看是要借花獻佛了,不過便宜了他,還留了個好名聲,倒是不算虧?!?/span>

    茶館的雅間,之前在河岸上默默觀察的神武衛三人,正氣定神閑地喝著茶。

    為首的中年男子看著送上來的情報,不由得笑著調侃起來。    玩男人鳮巴小說 (玩弄白領系列)最新章節列表    

    兩側的同伴看了一眼桌上的情報,也不禁跟著笑起來。

    只見情報上,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將姜真今天所作所為,上了幾次茅房,說了些什么牢騷話,寫得一清二楚。

    其內容之詳細,恐怕是比姜真自己都要清楚。

    “小聰明!不堪大用,如果不是圣人懷疑有人要用他的抨擊武家,就這次的事情,姜家怕是要滿門抄斬?!?/span>

    一側的神武衛副衛長紀鴻光,冷哼一聲,姜真還以為自己做得如何隱蔽。

    殊不知,他們人還未到時,就已經將漁陽城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河神司是怎么回事,他們怎么可能不知道。

    若是換做早些年旳時候,他們就已經代圣人出手,斬了姜真的狗頭。

    可這兩年,圣人的疑心病越發越強,稍有點風吹草動,就不得不謹慎行事。

    真不明白,區區一個姜真,還能掀起什么風浪來。

    “放肆!圣人之心,是你我能揣測的?”

    面對自己兄弟的抱怨,神武衛衛長羅睺也只是瞪了他一眼。

    副衛紀鴻光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忙作拱手。

    “那么,我們繼續盯著這小子?”

    副衛武范開口問道。

    羅睺搖了搖頭,聲音放緩了許多:“把盯著李正的人撤回來吧,去看看渾天監那一伙人,計都方才傳訊來,渾天監監正古裴元,已經出了神都,要我們密切監視?!?/span>

    “古裴元這個老東西也來了??!”

    紀鴻光、武范兩人聽到這個名字頓時大驚失色。

    這天下,能讓神武衛聞名色變的人可不多,但古裴元絕對是其中之一。

    作為渾天監的監正,官位不過正三品。

    但實力卻是深不可測,就連神武衛的大統領日曜,也曾說過,若是有一天,圣人要殺古裴元,他要走,自己也留不住。

    大統領日曜,那可是成道二十載不曾一敗的絕頂高手。

    連他都留不住的人,天底下還有什么地方去不得。

    這個老家伙從來都是深居簡出,幾乎不出渾天監的大門一步,如今竟然出了神都,直奔漁陽,莫不是漁陽接下來要出什么大亂子。

    兩人想到這,心里也不禁有些沒底了。

    ……

    “哇??!舒服啊?!?/span>

    城隍廟前的小板凳上,徐童端著一碗王八湯,豪飲上一口,味道出奇地鮮美,還帶著一股獨特的藥膳味道。

    一口飲下去,整個人從里暖到外,五臟六腑都覺得暖洋洋的感覺。

    自己一飲而盡之后,居然獲得全體質增強5%的效果。

    這已經是第三碗了。

    但徐童一點都不覺得膩,反而還有點不大過癮的感覺。

    至于其他人就沒徐童這樣舒服了。

    因為是徐童的隨從,郭毅等人也分到了一小盅頂級王八湯。

    開始郭毅等人看著小小一盅的王八湯,覺得煮湯的人太小氣。

    可真一口飲下去,瞬間臉都變得漲紅,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一張張臉都成了關公。

    甚至有兩位身子虛的,喝完直接開始流鼻血,非但沒覺得舒服,反而感覺自己的大腰子都隱隱作疼。

    這就是典型虛不受補的代表。

    不過他們并不是一個人,那些集資熬湯的富商,一個個小酌了一杯,就和他們的狀態差不多了,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喝了毒藥。

    受不了的可不僅僅只是富商,本以為十二口大鐵鍋,還不夠這么多人喝呢。

    結果很多人飲下一口,就渾身燥熱,感覺身體都快燒起來了一樣。

    于是紛紛不敢再繼續喝了,后面的人一聽,這玩意這么猛,也不敢貿然直接飲用,而是兌進了水里稀釋了一下,幾個人飲一碗才喝下去。

    效果雖然大打折扣,但多數人喝完之后就覺得非常舒服。

    至于一些身強體壯的人,喝下去就不一樣了。

    例如郭毅。

    他實力本來就不差,只是苦練的橫煉功夫,早就讓他身體有了一定程度的暗傷。

    這次借著徐童的光,把手上的一盅極品王八湯飲下去后,不多時就感覺自己全身發熱,皮膚滾燙得就像是燒紅的鐵氈。

    不僅不疼了,腹部更是生出了一股熱流,像是一團熱氣順著自己身子經絡游走。

    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什么,身體不自覺地抖動起身上的肌肉。

    徐童坐在一旁,察覺到了郭毅的異常后,不禁嘴角微揚:“好運氣??!”

    “???”

    郭毅一怔不由得驚醒過神,不知道世子這是什么意思。

    徐童從道具冊里找到了一件東西遞給他。

    郭毅接過來一瞧,發現竟然是一枚璞玉。

    此物握在手心,竟然讓他感覺到了有一股溫熱從璞玉中流入身體里。

    “這玉……世子使不得??!”

    郭毅雖然是一介武夫,卻也知道天地間有一些靈寶,能夠無形中滋養肉身。

    這種寶物,有價無市千金不換。

    想來世子的實力如此驚人,必然是和此寶有關系。

    “別想多了,借給你的,等你突破了大宗師,就還給我,若是弄丟了,哼哼!”

    徐童一撇嘴,把玉塞給他。

    這塊玉,是晚清劇本,大刀王五給自己的那枚【元陽泰山髓】

    王五之所以能夠成為晚清最后一位單純的武道宗師,和這東西有著脫不開的聯系。

    要不怎么說,郭毅運氣好呢。

    其實郭毅本身的實力不錯,資質也不差,但距離大宗師還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之所以遲遲沒有晉升的可能,不是他底子差,而是他那一身橫煉太保的功夫耽擱了他。

    這種純外功,極其傷身。

    往往要輔佐許多藥材熬補身體,才能有所成就,說白了,就是要燒錢,而且不是一般地燒錢。

    這一盅極品王八湯,里面除了這只王八精的血肉精華之外,更是被那些富商們,集資搞來了一大堆珍貴藥材。

    結果郭毅一口飲下去,剛好修復了他肉身里的那些暗傷隱疾,更促使了他有進一步的可能。

    自己將【元陽泰山髓】借給他,正是希望憑借此物的強大滋養能力,讓郭毅的實力再上一層樓。

    雖然自己和郭毅的相處時間并不長,可郭毅的每一個舉動,他都看在眼里。

    那種細節上的真情,絕不是能夠偽裝出來的。

    所以徐童也愿意幫他。

    “謝世子!郭毅愿意為您一輩子守著您?!?/span>

    郭毅緊握著【元陽泰山髓】神色里難掩的激動之情,作為一名武者,能夠成為大宗師,那是所有武者所向往的,即便他再怎樣沉穩冷靜,也無法不激動。

    面對郭毅的真情流露,徐童只能一翻白眼:“咳咳,本人不好男風!”

    郭毅:………

    “大人??!”

    徐童正吃得香呢,一名女子突然跑過來,嚇得周圍隨從們一激靈。

    只見女子跑到徐童面前,就猛的跪倒在了地上。

    眾人一瞧,認得,是周三娘。

    “咦??不是讓你明天來這里找我么??這么快就來了?”

    徐童一眼認出周三娘。

    “民女叩謝大人恩情,這輩子無力償還,哪怕是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大人恩情?!?/span>

    周三娘說著,就要磕頭。

    原來自從徐童接下了她的狀紙后,周三娘回到家,就開始發起了高燒,以至于昨天晚上那么大的動靜,她也沒醒來。

    后半夜的時候,周三娘做了一個夢,夢見了自己男人回來了。

    夢醒了之后,周三娘的燒就退了,走出門,發現左鄰右舍都不在,走到街上一問才知道昨天發生了多大的事情。

    在得知宋親朋畏罪自殺,河神司那些該死的畜生全部問斬后,周三娘大仇得報喜極而泣。

    跑到這里,一瞧,正看到了坐在城隍廟外的徐童。

    雖然換上了官衣,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正是接了自己狀紙的大人。

    于是才有了這一出。

    周三娘性情剛烈,否則也不敢冒著大不韙,聲稱要撞死在城隍廟。

    對徐童的大恩,她能記下來一輩子。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是個粗鄙之女,長年下地干活,皮膚又粗又糙,這位大人定然是看不上自己,只愿下輩子甘做牛馬,也要報答這份恩情。

    然而徐童最煩的就是這一套,聞言露出不悅之色:“這輩子的事情,這輩子說,下輩子還,還到什么時候去?!?/span>

    周三娘聞言一怔。

    徐童不等她回過神:“我剛來漁陽城,身邊連個洗衣做飯的老媽子都沒,你就跟著我,給我們洗衣做飯吧,每月三錢碎銀?!?/span>

    這話說得很霸道,幾乎不給人回旋的余地。

    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一份不錯的美差啊。

    每月三錢碎銀,這可是細皮嫩肉小丫鬟的價了。

    周三娘怎么能不識好歹,但她面露難色:“做牛做馬都愿意,不用給我錢……”

    “必須收,你不收,就是我挾恩圖報,以后別人參我一本怎么辦,那不是害我么?”

    誰吃飽撐了,干這樣缺心眼的事呢。

    不過徐童說得一本正經,周三娘又是個大字不識的女人,一時還真是被嚇到了,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一旁郭毅見狀,趕忙提醒道:“還不快謝謝世子呀?!?/span>

    “哦,謝世子,謝世子?!?/span>

    周三娘如夢方醒,趕忙向徐童磕頭,不過被徐童給攔下來了:“起來吧,我這里不興這一套,我特別喜歡你大鬧城隍廟時那股硬氣勁,怎么現在成了軟骨頭了?!?/span>

    “是民女我猛浪無知……”

    提起昨天的事情,周三娘也不免有些羞愧難當,若不是城隍爺顯靈,那河妖怎么能夠伏誅!

    一想到這,周三娘就想著待會進去給城隍爺磕頭賠罪。

    “叮!支線任務2:三娘告狀完成!”

    這時候支線任務的提示聲響起,代表著周三娘告狀的任務已經結束。

    那么自己在漁陽的任務,就剩下修河道、結交武范、以及摩陀教的事情了。

    不過修河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剩下兩個任務,就更是沒影呢。

    想到這徐童伸了個懶腰,吃飽喝足,也就沒有多待,不過臨走前,那一鍋極品王八湯,以及那些煮熟的王八肉,就被徐童笑納了。

    倒不是那些商人們大方,主要是這東西他們真的喝不了。

    虛弱不受補的身子骨,吃這個,就和吃砒霜沒什么區別。

    所以就當作個順水人情送給徐童了。

    反正對于他們來說,這東西就是個稀罕,可算不上什么稀世珍寶。

    至于他們集資購買的百年人參等珍貴藥材,本來就是九牛一毛,大家集資也不過是增添點參與感。

    哎,說到底,還是財大氣粗啊。

    徐童不免又有些懷緬起,自己當散財童子的時候了。

廣告也精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